迷失在非洲丛林中的白种人妻 第九章

另类小说 admin 暂无评论


我拼命地拉扯着那两根被深深地砸入泥土中的木棍,想把双手从牢牢地捆绑在手腕上的绳索中挣脱出来。

同时我不停地声嘶力竭地高叫着“不……不……停下来……你们不能这样干!”

正用大鸡巴狠狠地操着我的黑人小伙子既没有听懂我叫喊的是什么,也根本不在乎我正在叫喊的是什么。现在他只在乎他的大鸡巴正在插入这条温热粘滑的女人肉穴,一条白人少妇血统纯正的阴道。现在回想起来,这是这个黑人土著一生中,他的大鸡巴第一次插入女人的阴道。

这个体格健壮肌肉结实的黑人小伙子低着头死死地盯视着我,同时把那根又长又黑的大肉棒深深地塞进我那已经淫水泛滥的阴户,速度十分缓慢而有坚定有力。

就像其他人一样,他的大鸡巴深深地插进我的深处,好像那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紫红发黑的龟头已经插进了我的子宫。我用尽全力想把他的大鸡巴从我体内挤出去,但是一切挣扎和努力在这个强壮的黑人土著面前都是白费功夫。

这个黑人小伙子猛地把他的大鸡巴从我体内抽了出去,紧接着又用尽全力把他的大鸡巴像打桩机一样重重地砸进我那还来不及重新闭合的阴户之中,然后把他的大鸡巴深深插在我的体内,死死抵住花心一动不动。

这个黑人小伙子紧接着发出了动物般低沉有力的一声吼叫。我随即就感到他的大鸡巴在我体内深处喷发出一股股滚烫浓浆,这是充满年轻人青春活力的浓浆热气腾腾。

当这个黑人小伙子全身打着哆嗦不停地在我体内喷射的时候,周围的一大群黑人用手指点着这个黑人小伙子哄堂大笑起来。我知道他们是在笑话他这个童子鸡那么快就在我这个白人少妇的身上早泄了。

而我只是庆幸这次强奸已经结束了,并且整个过程还很快。这个黑人小伙子从我身上爬起来,心满意足地转身走回村子里去了。我那裆部只有两根手指宽的黑色蕾丝内裤又重新滑落遮盖到我的阴户上。我的两腿之间的股腹沟没过多久就被从我腔道里流淌出的阳精弄得到处都是,水汪汪地一片。

我又尝试着挣脱出来,但是我依旧没有成功。

我徒劳地高声叫喊威胁道“操你妈的!现在放开我!我老公会杀了你们!”

我知道这里没有一个人听懂甚至在乎我刚才都叫喊些什么。我一边双手用力地拉扯着,摇晃着那两根牢牢的捆绑着两个手腕的木棒,而深深钉入地下的木棒纹丝不动坚不可摧。

我变得无比的愤怒。我想我的愤怒的很大成份是在恨我自己,恨我自己就像是一个淫荡无比的街头妓女一样在那个黑人酋长祖玛玛的大肉棒抽插之下居然产生了高潮,泄了身子。

以前女人之间闲聊的时候,总是有人告诉我。如果一个女人被男人强奸的时候,最好保命的方法是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让那些男人做他们高兴想做的事情,等一切结束以后,女人们继续她们自己的生活。

但是从没有一个人告诉过我,你的身体自身能激发你内心中的欲望。你能开始喜欢这种被强奸的感觉,或者说是开始享受被一个完全陌生男人骑在身下操的感觉,并和强奸你的男人一起获得性高潮。

我是如此的恨我自己,我已经不仅仅是自身肉体那种不是大脑所能控制的产生肉体本能的强烈需求问题了,而且我的肉体还千方百计迎合着那些黑人土著黑黑的大鸡巴,并且内心深处已经开始深深地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 ***** **** **** **** ****

我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紧接着另外一个土著黑人就又走了上来,步伐沉稳的站到我那两条大大分开着的结实修长的两条大腿之间,同时低下头欲火中烧地盯视着我。

在东非大地正午的炽热的阳光之下,雪白丰满的肉体散发着炫目的光泽,就像一块案板上等待宰割的白肉,仰面朝天地平摊在那里。仰视着这个站在我脚前身材高大魁梧的黑巨人,目光中充满了恐惧无奈。

这个黑人不是那种因为肥胖而显得身材高大,而是真真正正的高大魁梧。他看上去就像是科幻电影中经常会出现的那种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大黑猩猩。黑金刚一般的结实的胸肌就像是两块坚硬的水泥方砖一般,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是那么的菱角分明狰狞纠结。这个黑猩猩一般的黑巨人把围腰解开扔到了我的脚下,然后沉着又坚定地跪到了我的脚边。

我两腿乱蹬乱踹想把他踢走,但是没有踢中他。这个黑巨人像巨大蒲扇一般的大手如闪电一动就牢牢地抓住我的两个还在半空中不停地踢动着的脚踝,然后就像摆弄面团一般轻轻松松地就把我平时总是引以为傲锻炼的非常结实有力的大腿给分开了。面对着这个就像电影里的黑金刚一般的黑色巨人,我所有的反抗都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任凭他随心所欲地把我的两条大腿分开到他想要分开的程度。

这个黑色巨人的黑色的大肉棒是我有生以来见到过的最粗最长的男人的大鸡巴。当这个黑色巨人欲火熊熊地盯视着身下这个凄惨无助的白人少妇那条窄小的肉缝,两片饱满肥厚的褶皱之间正在不停地向外流淌着大股大股黑人的精液。慢慢的,他那根半硬不软的大肉棒开始一点一点的硬了起来。

接下来眼前出现的情况把我真真正正的吓昏过去。我注意到这个黑金刚的那根粗大的黑鸡巴有些地方实在是令人恐怖。那根粗大黑肉棒的薄薄皮肤之下从头到尾都好像是移植了些什么异常的东西。这只能让我想到一件东西,那就是这根黑黑的大肉棒就像是一个大鳄鱼或者是那些已经灭绝的史前恐龙的的粗壮的尾巴。

那些高高低低大小就像是扁豆一般的凸起就像是一颗颗面目狰狞的肉瘤一般地让人肝胆俱裂。我猜想这个黑巨人或许已经把鹅卵石移植到他那根黑黑的大鸡巴里了。在我的记忆中这就是男人们闲谈中提到的所谓的“入珠”无论如何,这个黑巨人现在已经准备好把他那根外表令人恐怖的怪兽一般的大肉棒插进我的体内了。他只用了一只手就把我的两个纤细的脚踝牢牢地抓在手里并把我的脚踝高高地举起,这样我的两条结实修长的大腿就不得不笔直地指向天空。这个黑巨人然后用一只手握住他那根现在已经完全硬起来的大肉棒开始刺向我水淋淋的小穴。

我用尽全力扭动着我的身体同时乞求他不要强奸我。但是他理都不理我,不管我是否喜欢,他是注定要操我的,而我则注定是要被这个黑人土著操了。紧接着,我感觉到那根面目狰狞的黑色怪物的比一个婴儿拳头还大狰狞可怖的龟头轻而易举地就穿过了我绸子一般光滑的两片大阴唇。我依旧用尽全身力气扭动着身躯想把这个能把我整个身体都贯穿一般的怪物从我身体内挤出去。

我冲着这个黑巨人大声地吼叫着“操你妈,你给我停下!”

当然,他没有停下,也不打算停下。

当那根粗大坚硬的大肉棒的前端,那个面目狰狞紫红发黑的大龟头刚刚插进我的阴道的时候,他开始同时用两只手,一只手握住我的一个脚踝。然后他的双手只是稍微一动,不费吹灰之力我那两条平时锻炼的非常结实有力一向引以为傲的大腿就被他最大限度的分开了,我的两条大腿依旧被他高高地举起直指蓝天。

现在我的整个上半身不得不紧贴着地面,两座饱满浑圆的乳峰傲然挺立在我的胸前;两只修长结实的玉臂被左右直直的分开,手腕被结结实实地绑在深深地钉入地下的木桩之上;而两条充满弹性结实有力的大腿现在则是几乎是被一百八十度的像一字马一般大大的分开,两腿之间那条肉缝完完整整得暴露在外边,两片饱满肥美的褶皱之间悲惨地大股大股的向外流淌着男人们的精液。

从上往下看,整个雪白丰满的肉体就像是大地上的一个整整齐齐的汉字的“土”字。而从侧面看,我的身体则像是一个大写的英文字母L,上半身紧紧地贴着地面,两条大腿则直直地指向天空。

而从我的头顶方向看去,就只见到我那两条几乎被一百八十度分开的雪白结实的大腿又像是一个大写的一字,又像一个大写的V字型,修长结实的大腿上的肌肉被压迫着,撕扯着不停地打着哆嗦。

我从我那被大大的分开的两条大腿中间看过去,只见这个孔武有力肌肉结实的黑巨人仅仅是把他那根像一根巨型狼牙棒一般表面凹凸不平的大肉棒的紫红发黑的龟头插进了我的阴道,而这已经让我感到就像是一个大号的手电筒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插进了体内。

我又开始乞求这个像一头非洲雨林里最强壮的黑猩猩一般的黑巨人。

“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已经结婚了,我有丈夫啊,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

而这个身材魁梧肌肉结实的像巨型黑猩猩一样强壮的黑巨人仅仅是低着头看着他身下全身发抖像一头可怜无助的白羊一般的我邪恶的笑着,同时开始把他那根粗大坚硬的大肉棒又向我体内插进去了一点。

我又开始大声地哭喊了起来,呜咽道“不要!别这样,放过我吧!”

而这个黑巨人对我的苦苦哀求充耳不闻,他的那根令人毛骨悚然的黑色狼牙棒已经把我的一半的阴道填满。而我那已经灌满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土著黑人的阳精的阴道是如此的湿滑如丝,所以这根我前所未见的粗大坚硬的大肉棒以一种非常缓慢地速度一点一点插入我的下体的时候,我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肉体是诚实的,再一次背叛了我的意志。当粗大坚硬的大肉棒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在我下体进进出出的时候,每一次那些凹凸不平的突起都会触碰到我那本已如丝绸一般光滑敏感的嫩肉。这根粗大有力的大肉棒让我肉体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我开始用力地来回甩动起我的脑袋从一侧甩到另一侧,拼命地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着我小腹中不断聚集然后传遍全身的难以释放的充满焦灼和苦闷的欲望。

每一根随风甩动的秀发充满了无尽地渴望和焦躁。

而我与此同时依旧努力的和肉体的饥渴做着最后的斗争,口不对心苦苦哀求道“别这样,求求你,停下来啊!”

而这个黑色的巨人现在已经把大半截的雄具插进了我的小穴,每一次都是缓慢而又坚定,但是从来不插到底。

双唇之间开始发出短促不连贯的喘息声,声音时断时续含糊低沉。

“啊!我的上帝,请……请……停……哦~ ……啊!”

而与此同时我结实丰满的腰臀却不由自主地地猛地向上弓起,去迎合和撞击那根由上而下缓缓而来的冲击。我的两腿之间火烧火燎一般,而我现在脑海里唯一知道能让这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熄灭的东西就是男人的那根大鸡巴,而我要做的就是不停地向上弓起结实丰满的雪臀去撞接纳夹持男人的那根让人又爱又怕的大鸡巴。

紧接下来的情况就完全发生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变化,由一个野蛮下流的土著黑人对一个高贵端庄的美国白人少妇的野蛮粗暴的强奸,一下子就转变成两个雌雄野兽之间充满赤裸裸肉欲需求的抵死交欢。东非大地炙热的空气中充斥着动物般急促低沉的喘息和越来越浓烈的荷尔蒙气息。

哦,我的上帝!他的大鸡巴正在让我变得难以想象的狂野放纵。这个土著黑巨人依旧是以一种缓慢而有力的节奏操着我,每一次都不把那根粗大有力的大鸡巴完完全全地插进我的体内,而是最多只插进一半,当然这个黑鬼现在也没必要这样做。在这场卑鄙下流的强暴之中,不管我在心理上痛苦无奈的抗拒,还是在肉体上主动的迎合,我已经名副其实地成为他的女人。这已经是一个铁定的事实。

完全摊开一丝不挂任人大嚼的雪白丰满酮体已经证明我已经完完全全地变成了一个需求无度,淫荡下贱的婊子。

现在,随着打桩机一般一下接着一下不停地插入,我所知道的全部就是那根大肉棒给我带来我这一生中从未得到过的那种畅快淋漓美到骨头缝里的感觉。我开始试着想挺起结实雪白的腰臀迎合和撞击那根不断向下插入的大肉棒,想让那根大肉棒更快地插入我的下体,就平息我体内不断升腾的欲火。但是依旧以那种非常缓慢而坚定的速度插进拔出。这种速度完全不能平息我小腹中那股不断地聚集燃烧升腾的欲火,感官的刺激和内心的期待,让我处在了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境地。这种感觉慢慢地让我产生了越来越强的饥渴和需求。在我体内四处流淌炎烧,把我推到了一个不顾一切地追求肉欲的疯狂境地。

过去我老公汉克也用过表面上充满凹凸不平突起的假阳具之类的东西。但是它们都不能和这根正在我体内插进抽出的大鸡巴相提并论。

骑跨在我身上的这个黑鬼低着头,一脸狞笑看着我,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被绳索牢牢地固定在地上的白人妇女不管是多么的贞洁端庄,最终的结局都会在他那根无坚不摧粗大坚硬的黑色肉棒之下屈服。

体型巨大孔武有力的黑色巨兽依旧用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坚定地打入我的下体但是并不把他的大肉棒彻底插入,速度之缓慢的令人心焦。不知不觉之间,我那两条结实修长的大白腿勾盘到这个庞然大物油黑发亮的虎背熊腰之上。与此同时,不自觉地开始苦苦哀求催促他的动作的快一点。

急促苦闷的哀求并没有让这个黑鬼丝毫改变他的节奏和插入的深度,依旧是缓慢而坚定的插入。而那根粗大坚挺的大肉棒在我两腿之间的出进抽出,那些凹凸不平突起在丝缎一般光滑的嫩肉上的摩擦拉扯让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让我从一开始惊恐万状地恐惧这根粗大坚硬的大肉棒的插入,担心被这根大肉棒活活地操死在这里。但是随着这根大肉棒每次都是半途而止的抽插,不知不觉之间我的肉体似乎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饥渴和需求,渴望这根粗大能够深深地一插到底,来填补心中和下体不断传来的空虚苦闷还有期待。慢慢地我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要宣泄出内心中久已蓄积的火的疯狂。这种疯狂和需要被征服的期待已经把我推上了无法自制的境地。我拼尽全力向上撞击着那根不停向下而来的坚硬。

双唇之间发出苦闷的高亢“啊……就是这样……我要死啦……”

当性欲的亢奋像一股巨大的电流席卷了全身的每一个神经末梢的时候,我全身打着哆嗦,充满弹性的结实雪白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痉挛抽搐。而这头体型巨大的黑猩猩就像是早已算计好了似地,抓住这个绝佳的机会突然用尽全力猛地把那根粗大坚硬的大肉棒像打桩机一般完完全全地砸进了我那条正在不停地抽搐哆嗦的阴道。

又一次,我感受到了一根男人的大鸡巴完完全全地插进了我的温暖娇嫩的子宫。而我在参加这次东非热带大草原之旅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让人又羞又爱的感觉。

而这种让人美到骨头里去的感觉我的肉体再一次产生了强烈的性高潮,又一次让我彻彻底底地臣服在了这个黑巨人的胯下。我浑身上下都打着哆嗦,肌肉无法自制地不停抽搐着痉挛着娇嫩的阴肌不受控制地紧紧夹持着那根黑色大肉棒。

这一次,我再也无法忍耐住内心的狂喜和放纵。我发出一阵阵带着浓重的颤音的嘶喊“啊……操……太美啦……啊~ 上帝呀!别停下……别停下………”

我把紧贴在地面上的雪白结实的腰臀猛地弓起,高高地挺举在半空中。想尽可能多地把那根无与伦比的大鸡巴更多地深深吸纳进我的阴道之中。而这个让我又羞又恼的死黑鬼却依旧保持着那种缓慢而又坚定有力的节奏,肉棒之下是一具已经近乎疯狂的雪白女体。现在女体的那条腔道唯一期待和需要的就是一记又一记又长又狠的撞击。

黑色的巨人把那根表面凹凸不平的雄具几乎完完全全地抽了出去,只留下那个婴儿拳头大小紫红发黑的龟头还被两片水淋淋的大阴唇夹持着。然后他又用那种让人无法忍受的缓慢速度把那根大肉棒慢慢地插回到我的阴道深处,最后一直插进温暖娇嫩的子宫之中。

这种方法之下,这个身体黝黑结实的巨人那根表面坑洼不平的大肉棒则持续地拨动擦刮着我那娇嫩敏感的阴肌,尤其是敏感而这种强烈的刺激根本就不是我能够承受的了的。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目光迷离闪烁的仰视着身上这个还是不停地挺动着的黑色巨人,粉红娇嫩的双唇之间冒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MMMMMM……上帝~ Iloveyou!”

我直到今天也没法明白当时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可能是已经被熊熊的欲火烧昏了头啦。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个时刻,这头该死的皮肤黝黑发亮的黑猩猩觉得是要加速的时刻已经到了。那根大肉棒依旧大开大合全进全出的抽插进我的娇嫩无比的阴肌,表面高低不平十分狰狞黑色大肉棒开始重重地锤进我的体内。像巨型黑色橡胶棒一般的大鸡巴开始以一种越来越快的速度不停地刺入我的体内。我挺动着丰满雪白的腰肢用尽全力想恰到好处地迎合他的威力无比的进攻。

现在,这个黑色巨兽疯狂地操着我。当那根巨大有力的黑色肉棒充满了体内每一个角落的时候,这个黑鬼甚至开始一个接着一个轮流地吸吮拨动起我那两个已经紫红发黑硬得不能再硬的乳头。

我高一声低一声地喘着粗气。有气无力的低下头去看着两具黑白分明的肉体紧密交接的地方。我清楚地看到当那根表面高低不平的黑色大肉棒大肉棒每一次都从头到尾齐根顶进我雪白娇嫩的肉体之中。

我简直没法相信这个已经超出我所能想像的粗大雄壮的黑色大肉棒居然还能变得更加的粗大,简直比最大号的黑色橡胶警棍还要大上好几号!头脑中猛地意识到骑跨在我雪白丰满的肉体上的黑鬼已经就要高潮了,那根插入我体内的大肉棒就要喷射出热气腾腾的浓浆。

紧接着这一切就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这个黑色巨人的两个像大蒲扇一般的大手紧紧地搂扣住我两瓣结实丰满的肥臀,像鹰爪一般结实用力的十指深深地扣进我的雪白娇嫩的臀肉之中。同时那根粗大用力的大肉棒深深地插入了我的体内。

“啊!”

黑色巨人口中发出了一阵非洲雄狮一般低沉有力的吼叫。

而我也随之跟着发出了一阵高亢尖利的嘶喊“啊……yes,我要死啦…………”

两种近乎野兽般的吼声混杂交织在一起响彻了东非热带大草原深处的这片充满野性的大地之上。一瞬间,我感觉到那根巨大的黑鸡巴开始喷射了,不停地喷射出一股股热气腾腾的浓浆灌满了温暖娇嫩的子宫。滚烫的浓浆烫得我像筛糠一般不停地打哆嗦的。还在不停地喷射之中的黑色巨棒猛地从我体内全部抽了出去,热气腾腾的白浆喷射到我那因为兴奋而变得红肿坚硬的阴丘之上,紧接着那根巨型肉棒又重新整根插入我的体内,把更多更多的热气腾腾的浓浆喷射进我的子宫之中。

在强烈的生理需求面前,诚实的肉体唯一所能做出的就是不停地,不停地高潮。最后我们两个人在这个小村庄的所有土著黑人面前一起嘶喊着,颤抖着,抽搐着,痉挛着,共同登上性欲的巅峰。在非洲赤道的阳光之下,两具就像是两块黑白分明大理石一般的肉体紧紧地上下重叠交合在一起,只有沉重粗浊的呼吸和肉体随之而来的颤动证明着生命繁衍的永恒。

当骑跨在身上的这个黑色巨人把他那根刚才还威风凛凛而现在已经变得软塌塌的黑色大鸡巴飞快地从我体内抽出去的同时,我体内黑色欲望也慢慢地开始消退了,而且我的大脑也正在开始变得清醒起来。我低下头看见我肉感十足的阴丘上覆盖了一层奶油状浓厚的男人精液,混杂着我自己的淫液像一条小河一般的从两片厚实饱满的阴唇之间缓缓流出。

黑色巨灵站了起来,满脸邪恶的奸笑,一边心满意足地俯视着我;一边把肮脏的围腰布系了回去。

**** **** **** **** ****

紧接着另一个全身赤裸肌肉结实的土著黑人又飞快地站到了我被大大分开的两条大腿之间。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大声反抗。这个已经骑跨到我身上的黑人那根长长的黑鸡巴就又已经塞满了我的阴道。

我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地呜咽着“啊!上帝!不要啊!不要啊!放过我吧!我已经受不了啦!”

说时迟那时快,周围传来了许多尖叫声。周围的人群开始四散奔跑起来。这个正在操着我的土著黑人把他那根刚刚插进我体内的大肉棒从我的腔道里拔了出去,飞快地向村庄里跑去。另外两个土著黑人把捆绑在我手腕上的绳索解开,并把深深插入地下的两根木棒拔了出来,并也向村庄的方向跑去。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现场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睡袋上,两腿之间不停地向外流淌着射入体内的三个土著黑人的精液。我腰酸背痛地缓缓坐了起来,想看看是什么把所有人都吓跑了,但是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的T恤缓缓地垂落下来,重新盖住了两个依旧挺立在胸前的丰乳之上,我又把那件裆部只有两指宽的蕾丝内裤重新穿好,盖住依旧不断地流淌出男人精液的肉穴。大股大股流出的三个男人的精液把两腿之间搞的水汪汪一片。

当我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我开始失声痛哭起来。上帝啊!经过这样粗壮有力的大鸡巴的洗礼,我老公汉克的那根现在看来就像是一根蚯蚓一般的鸡巴将再也不能满足我已经被开发出来的肉体的欲望。这不仅仅简单是我被一个土著黑人操了的问题,而且是我在被土著黑人的大鸡巴抽插之下,终于登上了从未有过的性爱之巅,知道了作为女人的真正快乐。啊!我的上帝……

几分钟之后,我看见贾瑞卡和他整个团队从远处的热带丛林中走了出来,朝着这个小村庄走来。现在我知道了为什么这伙歹徒会这么快的就结束了他们的罪恶勾当。我看见汉克也走在人群中间。很快汉克就看见了我,走到了我的跟前。

汉克挨着我坐下,问道“你一个人单独在这里干什么?”

同时他亲了我一下。

我一下子就倒在他的怀里放声痛哭了起来。

“布兰蒂,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

汉克问道。

我依旧是放声大哭,我泣不成声地回应道“对不起!汉克,我又被祖玛玛酋长给强奸啦!”

笑容一下子就在汉克的脸上凝固了,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得滚圆。

汉克说道“我看你开始喜欢上被他的黑鸡巴操了?”

“汉克,你不明白。我不只是和他上床了,而且我又被他搞得泄了身子啦”“那又怎么样呢~”汉克一脸不当回事的回答“汉克,我是你老婆!我被另外一个男人搞得高潮了。你是怎么想这件事情的?你才是那个应该让我感到满足的唯一男人。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婊子!”

“布兰蒂,如果我觉得这件事没关系,你也应该觉得这件事儿没什么关系。这仅仅就是逢场作戏的玩玩罢了”

紧接着,汉克的手就慢慢地滑进了我下身穿着的那条裆部只有两只宽的蕾丝内裤的前边。当汉克的手指一滑进我的内裤并接触到我那还在不停地向外流淌着男人精液的肉穴的时候,汉克失声惊叫了起来“上帝!布兰蒂,这是酋长的精液吗?”

“汉克,你该死的是怎么回事?不多不少正好有四个人强奸了我,这四个黑鬼的精液正在从我下边流出来,而这个事实却让你兴奋的不得了?”

我几乎是以一种疯狂的神情质问着汉克。

汉克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他吃惊地回应“四个人?不只是酋长一个人?他们没有伤着你吧?”

我又开始放声大哭,我哽咽道“没有,汉克。他们没有伤害我。哦,天呀!汉克,实际上,现在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现在汉克正在用两根手指在我像丝缎一般光滑和火热的小穴里滑进滑出的,他问道“他们是不是让你很享受,把你给操美啦?”

我一边继续放声大哭,一边紧紧地抱住汉克,回应道“对不起,是的,有两个黑人确实把我给操的很舒服,我被他们操的很舒服!”

都问明白了以后,汉克也没再多问其他的。他显得十分的心急火燎,双手一用劲就把我搀扶起来。连拖带拽几乎是腾云驾雾一般跑回了我们的小茅草屋。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