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非洲丛林中的白种人妻 第七章

另类小说 admin 暂无评论


那根那根不停地悸动抽搐的大肉棒再一次把我操翻了,我又一次被不断射入体内滚烫热精而刺激的死去活来几近昏厥。

紧接着,我梦中听到贾瑞卡说道“操!布兰蒂,怎么你的小穴怎么会这么湿。

我从来没看见过你的小穴这样,就像是洪水泛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那昏昏沉沉的大脑开始有点清醒。贾瑞卡的声音怎么会听起来那么像我老公汉克的声音!

我费劲地睁开眼睛,只见我老公汉克正精赤着身子骑跨在我的身上,原来我老公汉克就是那个我睡梦中把滚热阳精射进我体内的男人。这是一个梦?还是不是一个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真是很高兴地看到把我操的很舒服的就是我自己老公。

汉克挨个地爱抚着我两个硬硬的已经变成深红紫黑的乳头,同时粗壮坚硬的大肉棒继续在我小穴里喷射着。紧接着,他向上移动了一点,狠狠地给了我一个法国式的湿吻。

经过了一个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的长长热吻之后,汉克满脸带着意味深长的坏笑问道“年轻漂亮的大小姐,你在梦里梦见了什么?”“没……没梦见什么”我鼓足勇气面不改地撒了一个谎。

“放屁!你刚才在睡梦中大喊大叫着,让贾瑞卡继续操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梦见贾瑞卡正在操你?”汉克回应道“是……我……也许是……我不知道,我睡着了”我满脸通红的看着汉克小声地嘟囔道,这真是让我狼狈不堪,“你在睡梦中梦见了贾瑞卡正在操你,不是吗?你正在做梦,梦见好多长长的黑人的大鸡巴正在操你,不是吗?”我一时之间无言以对,所以我就必须要遮掩一下。

“是,我是梦见了。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对不起,我不应该做那样的梦”“没什么可需要道歉的,我正想着梦见你正在被一个黑人操的场面呢,我猜想那个场景真是太让人兴奋了”汉克没等我说完就打断我的话。

说完之后,汉克就从我身上翻滚了下去,用胳膊肘拄着,歪着脑袋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赶紧想把这个话题岔开,就故作镇定的娇嗔道“你这个死鬼,你昨天晚上又给我喝醉了。”“我知道,对不起。这见鬼的可可帕又让我献丑了。我喝了两三杯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你又要自己照顾自己的小穴了?或者是让这东非热带大草原深处的哪个粗大的黑鸡巴来安慰你的小穴?”汉克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狡黠的坏笑

“你是个傻瓜,我都要被你气哭了!”我不错眼珠地地看着汉克,内心打着鼓,嘴里却很硬气地回应道。

汉克脸上露出了一种怪笑,我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汉克一脸坏笑的问道。

我再也没法掩饰下去了,心理防线一下子就崩溃了,猛然间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昨晚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情发生了?”汉克温柔地把我搂进他的怀里继续问道。

我接下来想起了昨晚贾瑞卡对我说不要告诉汉克有他们两个人已经一起轮流把我给彻彻底底地操了一个够。

如果我非要告诉我老公汉克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应该只提到酋长祖玛玛的名字。

汉克或许不会明白他平日里知书达礼严守妇道温顺的白人妻子怎么会接受让两个非洲黑人土著死去活来的操了整整一夜。

我想贾瑞卡说的是对的,在此时此地说实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是的,发生了点事情,汉克。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想到这里,我赶紧说道“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布兰蒂,发生了什么事情”汉克一脸严肃但是口气却很温柔地问道。

“我和那个黑人酋长祖玛玛上床了。上帝!我干出这种事情出来实在是没脸再活下去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干。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了”我继续大哭着“亲爱的,对不起。是我让你产生了这种念头。我确实没想到这真的会发生。

对了,你当时戴避孕套了吗?”听完之后,汉克却出乎我的意料地狠狠地亲了我一口问道避孕套!上帝啊!这个词就像是黑夜里的一道闪电,一下就把我打晕过去了。

爱滋病!当这个词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的时候,就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爱滋病就是起源于非洲,并且非洲是爱滋病的高发地区,天呀!在爱滋病的高发地区没有戴避孕套就和当地的两个不知道底细的黑人土著上床做爱……想到这里我顿时被吓得放声大哭了起来。

“没有,天呀!没有!他没戴避孕套。我是不是会被传染上艾滋病。这个国家里的人是不是人人都是艾滋病毒携带者?”我被吓得肝胆俱裂地哭叫道“他是不是把精液射在你体内了?”但是汉克却是一点都没有流露出着急的样子,而是继续不慌不忙地接着问。

“是的,他射到我里边了。啊~上帝!汉克。我干出这种事情没脸见人啦!”我一边继续嚎啕大哭一边回答。

“哦,操!我希望他没有操死你!”汉克以一种奇怪的口气嘟囔着,可是当时我正在六神无主地嚎啕大哭着,没有认真去想汉克的这种反常的行为。

我一边哭着,一边脑子里骨碌骨碌的乱转着“现在正是我这个月的安全期,我现在没有排卵。所以我不可能被这些黑鬼操大肚子。感谢上帝!我现在只希望我没有接触到艾滋病菌,或者已经患上了艾滋病。啊!上帝~我或许已经得了艾滋病。一想到这里,我又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汉克用他有力的臂膀温柔地把我搂进怀中,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狠狠地给了我一个长长的热吻。

紧接着汉克开口了“没关系,亲爱的。这不是世界末日。所以当你和酋长祖玛玛上床做爱,只要你没有被怀孕就应该没事儿。我想东非大多数的艾滋病都是在城市了,而不是在这样的热带丛林地带”我两眼发直地盯视着汉克,似乎想从他的话语中找到我希望听到的答案。听完这个消息感觉上好像是稍微好了一点。

我还是有些怀疑地核实道“你能肯定吗?”“当然,我肯定”汉克一边又狠狠地亲了我一口,一边告诉我说他是多么的爱我。

我听到汉克说即使是我已经和黑人酋长祖玛玛上过床,发生了见不得人的丑事之后,汉克依旧是那么样的爱着我,我简直是喜出望外。

汉克一边继续的亲吻着我,一只手一边摸到了我的右边的乳房上。他开始揉搓起我那依旧坚硬的乳头,同时不住地和我用力地湿吻着。

汉克突然又猛地停止了亲吻,他俯视着我问道“那个黑人酋长是不是把你操的很爽呀?”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我已经对汉克伤害的够重了,我不想再对汉克有任何精神上的伤害。

但是汉克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捉弄的味道。我明白我或许还是说实话好些。

我仰视着头顶上正俯视着我的汉克的脸,畏畏缩缩地回答道“是的,那个黑人酋长把我弄得很舒服~”汉克飞快地把他放在玩弄着我的乳房的手挪到我的两腿之间。汉克慢慢地把两根手指伸进我那水淋淋的肉洞之中。

汉克接着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早晨你的小穴里会这样的水汪汪的一片。

这个黑人酋长的精液依旧还留在你的小穴里。天呀!因为我和酋长的精液都射进了你的小穴里,所以你的小穴里是汪洋一片。”汉克一边说着,一边用那两根手指在我那水淋淋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着。

汉克在我体内不停地搅动着的手指带来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而且当我知道汉克恰好也对我被黑人酋长给操了这件事情并不反感的时候,我自己也感觉好受多了。

我开始大声地呻吟了起来,并开始左右摇摆着扭动起雪白结实的腰胯来迎合着汉克那两根正在奸淫着我湿透的小穴的手指。

汉克又接着开始审问“他操了你几次?是不是射了好几回?他都操了你哪些地方?你是不是用嘴给他做口活儿了?”与此同时,汉克的那根大肉棒又变得像铁石一般的坚硬。他再一次骑跨到我的身上,轻而易举地就把他的大肉棒又插回到我的体内。

当汉克的大肉棒插入我体内的时候,我自己也变得兴奋了起来。

我大声地呻吟起来“mmmmm……”,同时用力地拱起腰胯来迎合着汉克的大肉棒的进攻让汉克的大肉棒,尽其可能地让汉克那根粗壮的大鸡巴深深地插入我的体内。

我张开双臂紧紧地搂住了汉克的后背,十指紧紧地扣进汉克那结实健美的肌肤之中,双唇之间发出高亢的喘息着“啊……上帝!”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已经是汉克一个早晨第三次操我了。

汉克喘着粗气大声地叫喊着“啊……操你妈的!你敢骗我!他昨天晚上操了你三次?”“喔……是的……”当汉克一边狂呼乱叫的时候,我被操的失魂落魄地在汉克的耳边承认了。

“啊!上帝!你的小穴里被他的精液搞的是这么的湿。你让他操翻了几次呀?”汉克在我耳边喘息着问道。

我一边左右摇摆上下挺动着结实雪白的腰胯迎合着汉克的入侵,一边喘着粗气含糊不清地呻吟道“啊~上帝!我不知道,或许六七次吧……~”汉克惊叫出来“啊!他在你里边射了三次,你却爽了七次。啊!上帝啊!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的亲亲的臊老婆一个晚上居然被一根黑鸡巴操翻了七次。啊!操!我射了……”汉克紧接着就一下子把他的大鸡巴深深地插进我的体内,开始把大股大股的滚热的阳精喷射进我的体内。我也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全身肌肉不停地打着哆嗦,用我那两片已经淫水淋淋的肉唇紧紧地包里夹持着汉克那不断喷射着的大肉棒,尽其可能地把这些喷射进来的滚烫的阳精纳入体内。

汉克从我的身上翻滚了下去,精疲力竭地摊在一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接下来,汉克又开始审问道“你们在哪里干的?”我告诉汉克,那个黑人酋长是如何请求我去参观他的房子。和我不知道为什么,而且是一到他的房间里的时候,只要他一碰到我的身体之后,我的肉体就变得是那样的饥渴难耐地需要男人的大肉棒,我只能放任这个野蛮的黑鬼用他那根黑黑的大鸡巴插进我的下身,随心所欲地享受我这个高贵的美国白种女人的肉体”

汉克听完之后,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好吧,如果你被被他操翻了七次的话,我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很喜欢被他操翻在床的感觉。他的鸡巴是不是很长?是不是很粗?你被操的时候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我用两只手分开大约有一英尺左右的距离,说道“他的鸡巴大约有这么长。”然后我又用中指和拇指做了一个ok意思的圆圈说道“大约就有这么粗的样子”

汉克笑了起来说道“所以你真的是很享受那根长长的黑鸡巴?告诉我当那根黑鸡巴操着你的时候,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我回答道“上帝!我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都变得欲火中烧的?是的,我真的很喜欢。这不意味着我不喜欢你的大鸡巴。这根大鸡巴和你的鸡巴很不一样。它能插的很深。我发誓,这根大鸡巴能全部插进我的子宫里去。

这是真的,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我简直是被他那根大鸡巴操的不停地潮吹”汉克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喘着粗气地叫道“操!我真是太遗憾没能看到这一出好戏。你想想看这出好戏是不是还能上演,也让我能看上一回”我用力地捶了汉克胳膊一下。满脸通红,半撒娇半认真地叫嚷着“不,没门!我再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汉克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诡笑,回应道“那就让我们走着瞧吧!”我满脸羞涩难堪地问道:“我今天怎么面对那个黑人酋长呀?我昨天晚上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淫荡的妓女!”我嘴里一边说的是那个黑人酋长,心里却也想着贾瑞卡。是啊!我同样怎么面对贾瑞卡呀!我不也是这贾瑞卡的胯下浪叫连连,婉转交欢的嘛!

汉克咧了一下嘴,满脸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道“这个黑鬼酋长和别人没什么两样的。他会以为他背地里把我老婆给操了,我这个傻老公会一点都不知道这事情。

他肯定会装出昨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现在他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再把他那根黑鸡巴重新插进我老婆的身体里边去。”“我保证一定不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我信誓旦旦地发着誓。

汉克听完我的慷慨陈词的保证之后,又露出一丝那种意味深长的怪怪的诡笑,说道“好了!布兰蒂。我倒是希望这件事情都再发生那么一次。而且我还希望这一次我能亲眼见证这件事情的发生”我听完之后。又羞又恼,恨恨地捣了汉克一拳。跺着脚大叫道“放屁!汉克,你这种想法听上去好像是,你这个做老公的喜欢让你的老婆像一个街头婊子那样和别的男人上床,是不是?没有一个精神正常的丈夫会喜欢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其他的男人上床的!”汉克满不在乎地回应“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做梦都想亲眼看到你-我的老婆和其他的男人上床,被其他的男人骑在胯下。当我们一离开家之后。

我就想让你变成一个像一个淫荡风流的婊子那样。除了我们之外,这一切都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一下子被汉克的话给惊呆了,整个脑子一下子变得天旋地转起来。

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悲愤,的大叫道“举止言谈之间扮演一个婊子的角色和成为一个婊子完全不是一回事儿!昨天晚上这个黑人酋长像操一个妓女那样的操我。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说,你亲眼目睹你老婆被别的男人骑在胯下的时候,你十分的开心?”汉克看到我真的生气了,赶紧把我抱进怀中,用力地亲吻着我。

然后汉克开口了“是的,我确实想看,而且想亲眼看到我的老婆在我眼前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小婊子!而且永远是一个淫荡风流的小婊子。而实际上你要是也能享受这种生活那就太让我欣喜若狂了!

听起来作为丈夫亲眼目睹自己的老婆被另外一个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被暴操一顿,并在自己老婆的肚子里下别人的孽种却显得兴高采烈的样子是一种病态。

但是我目前的状态实际上比那种状态还要变态万分”汉克的话音未落,就有人来敲门了。

贾瑞卡在门外大声叫喊起来“你们两个没长大的毛孩子最好快点起床吃早餐,他们可能要收拾餐桌了”我看着汉克,满心郁闷地说道“告诉他们我病了,不舒服。我今天不打算离开房间了。我没法面对那个黑人酋长或者这里的其他任何人。我没法肯定这个该死的黑人酋长是不是已经把昨天晚上他像中了彩票一样,天上掉下馅饼一样的白白地操了我这个从美国来的白种女人的事情告诉这个村庄里的其他所有黑鬼”汉克亲了我一下问道是否我肯定整天都只想一个人呆在房间了,我感觉身体状态是不是还可以?

我不开心地回应道“是,现在我只想一个人呆着,昨天晚上我基本上没怎么睡觉,而且我两腿之间的地方现在是又酸又疼。我根本就不想走动。或许我今天晚上再和这些村民见面的感觉会比现在好一点”汉克听完也没说什么,就穿好衣服,把我搂进怀里狠狠地亲了我一口,说他希望我能在今晚他和贾瑞卡等人回来之前能缓过来。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