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不正经 第九十五章 重操旧业

情色笑话 admin 暂无评论


今天一朵花都没有~~——————————————第二天一早,张俪就把沈缨缨调查得来的详细资料给了我,我意外了一下,速度真TM快,够专业!

看了几眼,我不由得暗暗咂舌,这些调查资料实用而详细,把每个人的资产、性格、缺点、软肋写得清清楚楚,并且写出了操作性极强的意见,也就是说,如果要想那个人老老实实听话的话,只要照着上面的意见去做就可以了,只是大多有点违法,甚至还有点卑鄙……

MD,这群退伍女兵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啊,居然教唆人去做违法犯罪的勾当!有其老板必有其职员,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此话诚然可信。

我有免单金卡,再说了酒店的工作人员现在几乎都认识了,因为跟他们老板“很熟”所以很顺利地跟工作人员要了一个房间,打电话让黎东明、郭途一帮人过来找我。

很快,一帮人都聚齐了。

东明腆着脸道:“篮子,是不是你那个赚钱计划要开始了,嘿嘿,你看,我们把钱都拿来了,刚去银行取的现金!”

说着把一个小提包拉开拉链给我看,二十捆簇新的现金,还缠着银行的纸条呢。

我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我的兄弟怎么这个德行阿?还有点傻兮兮的,你现在取出来还要存进去,何必呢?我BS你!

“没出息的家伙,快把你的钱收起来!这次叫你们过来,是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对了,问个问题先,你们在那个黑公司里当打手的时候没少干打家劫舍敲诈勒索的事吧?”

郭途那孩子忽然变了脸色,惊恐无状道:“老大,难道那些事都发了?你是不是通知我们跑路?老大,我冤枉阿,那些事都是老板逼着干的。”

我晕了,MB,最能打的一个家伙居然是最胆小的!

“瞧你那点出息!什么时候的陈年旧事了?你们不去再找他们麻烦人家就阿弥陀佛了,谁还敢自己不开眼跟黑社会叫板?这次的事就是要你们重操旧业,跟我去打劫去!”

几个人等大了眼睛,郭途那孩子差点连下巴都掉地上,大约是没想到我模样长得这么遵纪守法的一个人居然会说出这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老大,你不是开玩笑吧。”

郭途结结巴巴地道。

“靠,我这么认真一人,会开这种玩笑吗?都严肃点,我们在商量怎么勒索打劫呢!时间紧迫,赶紧注意听我说,这里有份名单,名单上一共有24个人,我们必须在一天之内把他们都搞定,为了加快进度,我们分成两组,东明你挑几个兄弟一组,一会儿我分你一半名单和他们的地址。你们不要担心,其实很简单,只要照着资料上提供的办法做就行了。我只有一个要求,今天之内,一定要让名单上的人把兰仪制药的股份转让给我们,但是名义上的股东还是他,我们只要这些股份的管理权限,也就是说让我们全权代理他们的股票交易,不是要夺走他们的所有权,知道吗?我不希望打草惊蛇,所以不能让那些人把消息泄露出去,万一走漏一点风声,这次行动的奖励就没有了!”

东明一听有奖励,眼睛里马亮了,关切地道:“篮子,能不能透露一下奖励的规模?”

靠,见钱眼开的家伙,说不定以前在黑公司也这样!

我没好气地道:“搞定一个人,也就是说让对方签了合同,奖励10000块钱!这是我跟你们老板娘争取来的,可要把握机会了。有个前提条件,24个人搞定,24万;缺一个,一分没有!”

立刻,十几头牲口直接过滤了最后一句话,眼睛开始冒星星,个个胸脯子拍得震天响,嗷嗷叫着“保证完成任务!”

我扭过头去啐了一口,MD,我懒得看你们,还不如看动物世界呢!

瞧瞧东明那德行,我还真的不放心,挑了几个“相对比较稳重”一点的兄弟跟着他,让郭途这个高手跟着我,MB,我怕死行了吧?

不过郭途那小子比我还怂,悄悄问道:“老大,我们这么做不犯法吧?”

“都是一些外围的小股东,没事!”

其实我的意思虽然违法,甚至犯罪,但是如果人家去告,我们也能摘得干干净净,因为名义上的股份还是“他们”只是“他们”委托我们管理这些股份,然后这些股份会统统交给已经在香港候命的操盘手,人家可是有执照的私人投资代理。

至于要让那些人乖乖交出股份,乖乖闭嘴,还是要耍些手段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让东明他们扮一回恶人了。

我拿出一沓合同书,道:“就是这份委托合同,只要让对方签字画押就行了,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三天之内都不能让他们把消息泄露。”

东明这一下组做了个保证,就雄赳赳地出发了。

我对郭途道:“带上家伙,我们要要出发了。”

“带什么家伙?”

郭途有点傻兮兮地道。

“你小子在那黑公司学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没有出师?你见人家电影里面谁家空着手去敲诈勒索的?不过不要带管制武器,什么趁手就拿什么,总之,别让人看出来就好。”

MD,这群当过打手的家伙怎么比我这个书生还业余?

郭途答一声“明白了”转身出去,不一会儿拿了几根甘蔗过来。

我倒!这样也行?

我懒得计较了,我说过,练武的都一根筋,你跟他交流最好不要用正常人的思维。

五六个大男人走在街上,一人拎了几根甘蔗,我开始想象这是多么诡异的场面。

但是这个场面没有出现,因为我们一出门就坐上了一辆小面包,捷豹货商两用面包车,售价12万,通体黑色,底盘结实,速度方面可以堪比小跑,真是个好东西。

我手上拿着一份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叫郑兴,自由职业者,炒股为生,颇有头脑,从一无所有聚集了千万身价,持有兰仪公司股份150万4000股,为人低调,谨小慎微,与人从无仇怨,一年前与前妻离婚,生有一女,名叫郑小雪,今年8岁,判给了前妻,郑兴很爱自己的女儿,但是妻子一直不让郑兴接近。

建设性意见:绑架妻女,威胁郑兴,直到计划结束。

靠,这帮死女人真TM恶毒,这种掉脑袋的主意也敢出。我打电话问张俪怎么跟沈缨缨那个死女人说的,张俪可怜兮兮地说,按照黑社会的标准来。

我汗了,不忍心责备张俪了。

于是我制定了一个特殊方案:软绑架小女孩,送给郑兴当见面礼,然后提要求。

软绑架顾名思义,不是真正的绑架,而是用欺骗的手段把小女孩送去见他爸爸。这就好比偷和抢的区别,小偷小摸的话一般是个拘留,最多也就管制和拘役,而抢就厉害了,至少也要好几年!

还是俺这主意比较文明!

先派了一个兄弟欧阳去跟郑兴接触,先谈着,用帮助他和女儿见面作筹码,要他暂时交出股票的管理权,如果顺利的话,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事了。

欧阳全名欧阳成诚,二十三岁,退伍军人,为人还算沉稳——相对于东明那头蛮牛来说。

欧阳二话不说,打个的直接去找郑兴了。

我们大部队用了20分钟的时间,到了郑兴女儿所在的南亚路小学门口,开始观察地形。

现在是早上八点半,刚上课不久,看门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我下了车,整理了一下笔挺的西服,做了一个严肃的表情,特能唬人的那种,夹着公文包往校门口走去。

见我一个大男人,门卫大爷不让进,我直接掏出了上次马五给我弄的假律师证,直接说找学生处理一下家庭财产纠纷,看门老头一下子松口了,答应帮我叫。

不一会儿,那老头就领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过来了,跟着来的还有一个老师模样的中年妇女。

我把律师证一亮,对郑小雪道:“小姑娘,请问你的父亲是郑兴先生吗?”

小姑娘懵懂地点头说是。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一个其父病危就让老师和门卫放行了。

小姑娘哭得泪人似的,看来跟她老爸感情还挺好,看得我都有点不忍心了,唉,这恶人当的,真没前途!

刚上车,派去和郑兴接触的兄弟打过来电话,道:“郑兴被人砍了,正在医院住着呢,具体什么情况不知道,要到医院才知道!”

我顿时懵了,MB,天底下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说他病危就被人砍?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