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不正经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杀人

情色笑话 admin 暂无评论


“摸摸地板是什么?”

上面不行,看看下面,陈楠突发奇想道,他自己也不抱什么希望,遁地?除非自己是土行孙。

陈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陈楠让他看他就看,这边看看,那边敲敲,忽然惊喜莫名地低呼:“哥,这块石板,下面!下面好像是空的!而且没有用水泥填缝!”

陈楠不由得凑过去,道:“阿?快,快掀开看看下面是什么?”

陈佑费力掀开石板,可惜下面并不是空的,而是一片泥地,他趴上去听了听,道:“哥,下面才是空的,好像能听见流水声,估计是下水道之类的东西!”

陈楠道:“挖!”

“用什么挖?”

“你有工具吗?手!朝着窗子那边挖,窗子一点光线都没有,我估计这是一间地下室,跟下水道离得不远!”

二人挖了半天,往外挖的时候竟然碰上了水泥壁,二人一阵气馁,陈佑道:“哥,怎么办?”

“顺着墙挖,我估计这不是水泥墙,而是一根水泥柱子!”

二人继续挖了大约半米,果然是一条水泥柱子,再往前挖了半米,居然又碰上了砖墙,陈楠道:“把砖掏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二人小心翼翼地把砖掏开,一股熏天臭气从里面冲了出来,二人不由得往后撤了撤身子。

陈楠咬了咬牙,道:“进去!”

说完把砖墙再掏开一点钻了进去。

陈佑见哥哥钻了进去,也不再犹豫,跟着钻了进去

下水道很窄,而且阵阵恶臭,二人几乎被熏倒,爬了半天,折过一个转角,看见一个下水口,二人毫不犹豫地爬了上去,再不上去就要被熏死了。

钻出下水口,微弱的光亮从外面射出来,二人半天没有见到光线,这道光线虽然微弱,但是也让二人好半天没有睁开眼。

二人发现这里好像是洗手间,设施很简陋,这个下水口估计是留着搞维修的。

简单地把身上的秽物用水冲了冲,兄弟俩便出了洗手间。

二人渐渐适应了光线,不到10米长的走廊里光线昏黄,但是比起刚才的处境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走过一个房间,发现里面有动静。

陈楠轻轻推了推,发现门没有上锁,隔着门缝陈楠定睛看去,陈楠这个纯情小处男不仅被眼前的景象弄了大花脸,只见一个小喽罗模样的人耳朵里塞了一个耳机,正背对着二人的方向一边看岛国男女混合式摔跤片,一边用手在下身忙碌呢,粗野的呻吟声令人作呕。

看了一圈,发现刚才二人被囚的房间就在这个房间的隔壁,其余再没有什么房间,刚才在外面回应的那人估计就是眼前这个家伙,是专门看守二人的,实在太无聊,竟然……不过正好给二人扒开下水道钻出来的机会。

陈楠低声道:“先进去把这个家伙不要脸的家伙干掉!”

幸而那小喽罗怕人听见,耳朵里塞了耳机,要不然开门的轻微响声肯定瞒不过那人的耳朵。

把门推开了仅容一人的小缝,陈佑身材较小,勉强从小缝里爬了出去,陈楠狠狠地做了一个“杀”的动作,陈佑点点头,扳住那人的脑袋使劲一拧,只听见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人的手立刻停止了动作,不想却临死射出一滩白色的污秽不堪的东西。

陈佑撇了撇嘴,厌恶地吐了一口唾液。

二人相互看了看刚才因为扒地而弄得血肉模糊的双手,相视一笑,开始在房间里寻找有用的武器,找了一圈,只找到几把匕首。

二人观察了一圈地形,发现这里果然是地下室,二人开始顺着楼梯往上走去,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二人慌忙退下来,躲在楼梯下面。

只见一个大汉手里拎着一个酒瓶子摇摇晃晃从上面走下来,嘴里嘟囔着:“他娘的,又没有酒了。”

陈楠突然闪过去,一手捂住那人的嘴巴,匕首划过那人咽喉,大汉喉头“咯咯”响了几下,头软软歪了下去。

二人把那人拉进刚才的房间,再次向楼上摸去。

没想到地下室居然是两层的,走过楼梯又出现两个房间,两人悄悄地打开第一个房间的门,四个小喽罗醉得一塌糊涂,东倒西歪趴在桌子上,二人砍瓜切菜般一刀一个,四个冤鬼立刻去地狱报道了。

陈佑只觉得房间里腥气冲天,胃里一阵翻腾,呕出几口酸水,痛苦地道:“哥,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

陈楠低吼道:“阿佑!你要是心软的话我们俩都得死在这里!赶紧给我振作起来!”

“我们把他们打晕再帮起来不就行了?”

“阿佑,他们可是杀老爸的凶手!”

陈楠在陈佑的耳边低声咆哮道。

陈佑呆了一呆,似乎清醒了不少,道:“哥,我错了,咱们去报仇!”

陈楠点了点头,当先走出了房间,弓起身子悄悄地向一楼摸去。

刚到楼梯口,便听到喧闹的声音,二人停下脚步,仔细一听,却是有人在玩牌,并不是我们通常玩的那种扑克牌,而是韩国特有的一种花牌。在韩国,花牌就像中国的一种“老年牌”一样,在老年人中很流行,年轻人很少玩,除非是无聊极了。现在,这伙负责看守的喽罗居然玩起了花牌,可见真的是无聊透顶了。

轻轻把房门拨开一条缝,陈楠往房间里看去,一个用黑纸糊着的吊灯下,十几个人围坐着,前面几个人大汗淋漓抵打牌,后面几个人大声地叫喊着,好像打牌的是自己一样。

陈楠对陈佑打了一个“十四”的手势,慢慢把门合上,轻轻退入旁边一个无人的房间。

“哥,人太多,一下子收拾不完,要是让他们报了信,我们就完蛋了。”

“别慌!我再去看看!”

陈楠摸出房间,很快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电话线,一把扯断,不过再想到人家都有手机,不由得摇头苦笑了一下。

再次推开那个有人的房间的门,仔细打量了一遍,陈楠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阿佑,你过来!”

陈楠指着那个打牌的那个桌子道:“看见那些人的手机了吗?一会儿,我上去砍人,你负责抢手机,都给他们摔了。”

“有些人的手机还在身上,怎么办?”

“你先别管,先把桌子上的都弄坏,我先砍那些手机带在身上的人。”

陈佑忽然神秘地一笑,道:“哥,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说完指了指走廊尽头的消防栓。

陈楠伸出大拇指。

二人对视一眼,陈楠一脚把房门踹开,陈佑立刻打开消防栓的水龙头冲进了房间,在那些人被房门的巨响惊动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道粗大的水柱从天而降,一瞬间那些人就成了落汤鸡,房间里像是炸了锅一样,骂娘之声大作,即个首当其冲的家伙更是被强劲有力的水龙头冲了一个跟头。

陈楠拿着匕首向一头猛虎一样扑进那些被冲得东倒西歪的喽罗当中,一刀一个,不过几秒钟,已经干掉四个人。

经过一阵混乱,那些人逐渐从慌乱中反应过来,纷纷拿起手边的利器向陈楠扑来,陈楠的压力一下子变大了,匕首急挥,划过一个家伙的胸膛,自己的手臂也被一根铁棍扫到,虽然他的躲避卸去大部分的力量,可是仍然被扫掉一大块油皮。

陈楠大叫:“把水龙头对着我!”

陈佑立刻会意,只要有人向陈楠扑到,陈佑就对着他一阵猛喷,起初,还非常见效,不一会儿,那些人反应过来,纷纷掉头向陈佑扑来。

这个时候,刘一凡的声音响起来:“都给我上!干死这两个乡巴佬!”

只见他浑身湿漉漉的,刚刚从地上爬起来。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陈楠大吼一声,挥起匕首向刘一凡的方向杀去,可是四五个身手不错的家伙死死缠住了他。另一边,陈佑已经被三个人缠住,手里的水龙头已经掉在地上,像一个桀骜不驯的蟒蛇一样在急剧地扭动着,对着房间茫无目的乱喷。

陈楠忽然觉得背后一痛,只见刘一凡狞笑着,手里的长匕首已经插进他的背后,陈楠怒吼一声,右脚侧踢,狠狠地印在刘一凡的小腹上,刘一凡惨嚎一声,向后跌飞。

陈佑见哥哥受伤,状如疯狂,不再防守,一味地攻击,把围着他的三个人杀的左支右绌。

陈楠更是杀的兴起,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他浑身是血,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他人的血,只顾往人群里冲,挥一刀大吼一声,把那些人杀的心惊胆战。那些喽罗们见势头不对,纷纷想逃出门去,陈佑把在门口,把那些人一个个地杀回去,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喽罗们也起了拼死之心,奋力向陈佑攻去,想杀开一条血路冲出去,可是陈佑比他们还疯狂,冲过来一次却被陈佑冲回去更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两人均是浑身带伤,精疲力尽了,挥刀的速度也慢了许多,不过对方能站起来的人也不超过五个了。其中包括那个刘一凡。

刘一凡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不但后悔没有把眼前二人先收拾掉,还后悔大牌的时候选择了一个没有窗子的房间,要不然可以翻窗而逃了。他站在几个喽罗的后面,手里的匕首来回比划着,就是不敢冲上来。

虽然受得都不是致命伤,可是许多伤口一起流血,也让陈楠和陈佑开始头晕目眩起来,陈楠道:“阿佑,坚持住,杀了刘一凡我们就给咱老子报仇了!”

陈佑答应一声,奋起最后的力气,刺向身边一个摇摇欲坠的敌人,感觉到匕首像刺进一团腐肉一样,陈佑的力气用完了,可是敌人也倒下了。

陈楠把匕首从敌人身上抽出来,晃了晃身子,终于站稳了,对着气焰全消,像一滩烂泥一样蹲在墙角的刘一凡道:“你逼死我老子的时候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吗?”

刘一凡哆嗦着哭声道:“大哥饶命啊,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啊,我不是人,我禽兽不如,大哥你就绕了我吧……”

陈楠冷笑道:“老实回答几个问题,小爷还可以考虑饶了你。”

刘一凡磕头如捣蒜,道:“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陈楠道:“你刚才说韩国酒店大亨是盛茂的幕后大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刘一凡哆嗦着道:“盛茂公司只是大老板在中国的其中一个据点,在南河市还有更大的公司,只听说是为了方便洗钱才创办的,具体的事情我真的不清楚,我只是一个小喽罗,大哥你就放了我吧!”

“那么,那些公司的老总跟大老板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饶命阿……”

见再问不出什么来,陈佑厌恶地皱眉,蹒跚地走上去,匕首狠狠地刺进了刘一凡的心脏,啐了一口,道:“垃圾!”

“阿佑!夜长梦多,我们赶紧走!”

陈佑点点头,和陈楠相互搀扶着往别墅外面走去。

当他们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夜鹰和夜鹫逾墙而来,二人连忙回头。

“阿佑,赶紧躲起来,看样子那两人是高手,扎手阿。”

“哥,那些尸体怎么办?”

“拖到地下室里!”

二人费尽了浑身的力气,刚把所有的尸体拖到地下室,外边的人已经进来了,开始向地下室这边搜过来。

陈楠灵机一动,道:“阿佑,快,钻到尸体下面!”

二人忍着令人作呕的腥味,刚刚把身子埋在尸体下面,地下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只听见一人低呼了一声,叫喊着向外面通报,不一会儿,一大队人走进了房间,只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道:“既然没有人,我们撤!高澜,你的两个兄弟很可能已经离开了。”

陈佑心里一喜,原来是自己人,忘形之下就想从尸体下面钻出来,身子刚动,便觉得一股掌力向自己击来,陈佑慌忙大叫:“自己人!”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