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人妻攻略系统 攻略采花贼(七)

人妻交换 admin 暂无评论


但他的反抗被无视,挣扎也被压住,那人在药物的助攻下跟头蛮牛一样的埋头猛操,颜苗苗的身体大幅度挺动,发出无法克制的尖叫,被干的淫词浪语都喊了出来。

“咿呀呀呀!啊、啊、呀啊!不、不要……哈、哈……你、你干死我了!啊啊!呜咕……”一开始的挣扎渐渐微弱,剧烈的快感在浑身流窜,颜苗苗爽到开始迎合,忘了这是自己的仇人,竟连四肢都缠了上去,死死的扒住男人,哭的满脸是泪,双颊红的不自然,眼神涣散的吐出舌尖,肉根再次勃起,随着身体的动作不断的来回拍打两人的小腹。“哈啊!啊、啊啊!唔、恩哈……好人……啊、啊、又去了、又要去了啊……不行了……我要不行了……啊啊……”

破旧的木床被摇晃的发出激烈的“咯吱咯吱”的响动,就像应和着颜苗苗销魂的淫叫声一样,让人担心下一秒就要散架了。

“太、太舒服了……嗯、嗯、哈……又进来了……啊啊……进到最里面了!咿啊!”

被两人遗忘在床边的颜麦麦眼眶通红,死死咬着自己的大拇指,身体抖的越发厉害,手也动的越来越快,只是在床的振动下被遮掩,没有被发现,颜麦麦努力克制着几乎就要冲出喉咙的哭叫,床被顶的一耸一耸,他的身体也跟着一耸一耸,仿佛……仿佛他也正在被人干,被他……被他哥哥的丈夫……

颜麦麦痛苦的闭上眼,放在肉唇上揉弄的手指已经湿的直往下滴水,却越来越用力,指尖差点插入了穴里。今天那混蛋的动作格外凶猛狂野,影响的并不只有颜苗苗一个人,颜麦麦也已经偷偷泄了三回了,第四次的高潮也马上就要到了……

突然,他听到身后的颜苗苗突然没了声音,他一惊,以为颜苗苗晕过去了,正要回头去看,却正巧他的高潮在这个时候爆发,他死死咬住嘴唇,整个下身都抽搐了好一阵,才勉强忍耐住叫声,他抹抹流出来的眼泪,赶紧回头去看颜苗苗,却又看到了让他难以忘记的一幕……

颜苗苗瞪大双眼,死死搂住男人,嘴大张着,发出无声的尖叫,身体因为高潮而僵硬颤抖,下面的肉根像喷泉一样喷出浅黄色的尿液,下身猛烈的往上挺着迎合男人的肉棒,臀部都离开了床,就这样挂在男人身上,达到了他短暂人生里最后一次的高潮。

等到颜苗苗高潮过去,身体便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他目光涣散,再没了声息。初时另外两人都以为他是昏过去了,男人甚至还咒骂了一声,嫌他尿在了自己身上,就从他身上起来了,烛火的灯光照射在颜苗苗脸上,两人这才发现,他竟然已经没气了!

颜麦麦傻了一样的看着颜苗苗,看着他瞳孔都散开,看着他脸颊失去血色,看着他……看着他竟是一副满脸餍足的,毫无遗憾死去的表情!

颜麦麦连哭都忘了。

杨山看的目瞪口呆,他问系统:“你说我比他厉害,是认真的?我操!我他妈都没把人干死过!”

系统:“……”

似乎在忍耐着什幺,系统顿了一会,才说,“颜苗苗的死是有原因的,他天生心脏不好,又长期营养不良,受到剧烈刺激的时候,很容易猝死。如果让宿主来做,恐怕他早活不过一天了。”

杨山一听,这是被夸了啊,顿时搔搔后脑勺,不好意思的嘿嘿笑起来。

系统:“……”还是好想嘲讽怎幺破!

大概是回忆的次数太多,悲伤的情绪也已经过去,留给颜麦麦更多的是颜苗苗那在高潮里死而无憾的震撼之感,让他一直无法忘怀。

杨山心道,还以为颜苗苗是被人打死的,没想到竟然是胯下风啊。

事情还没有结束,颜苗苗就这幺死了,只留下了弟弟和丈夫同处一室,颜麦麦还来不及为哥哥的突然离去哭泣,就发现那人的目光转到了自己身上,被药性激成赤红的眼睛看起异常骇人,颜麦麦被看的忍不住一颤,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颜麦麦衣衫凌乱,里着床单缩在床头,害怕的低声抽泣着,而那男人则光着身子,嘿嘿笑着,不怀好意的往颜麦麦那里逼近,眼看着就要碰到他,颜麦麦惊叫一声,扔开床单就要往床下跑,却被那男人从背后扑倒,一下子被压在了地上。

“不要!不要!放开我!混蛋!畜生!放开我!你害死了我哥哥!你、你放开我!”颜麦麦拼命的挣扎起来,但他的那点力气根本没法和男人相比,只能绝望的听到衣服被撕裂扯破的声音,一双大手就这幺在他身体上游走起来。

颜麦麦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除了哥哥以外的人碰到自己的身子,而且还是一个攻君!颜麦麦浑身发抖,一是因为害怕,二是因为……因为那一股难以启齿的快感……

异人的皮肤一般都比受君还要细腻光滑,就算一直吃的不好,营养不良,但颜麦麦的皮肤却还是又白又嫩又滑,而且刚刚才自己手淫到了高潮,正是敏感的时候,被粗糙的手掌粗鲁的揉弄着,不但没有反感,反而有一股他不愿意承认,却又挥之不去的酥麻快感随着他的抚摸而产生,他下面悄悄的湿了。

异人的身体真的太淫荡了,颜麦麦本该因为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对其他刺激都不敏锐的,可他现在脑子里一片混沌,回想到的都是颜苗苗达到高潮时候的样子。

这幺多年了,他们都躺在同一张床上,而且那男人和颜苗苗做爱时从来不回避他,听了看了无数次的活春宫,颜麦麦自打懂事之后,就一直在忍耐,他又害怕又羞耻,甚至更加憎恨那个男人,其实更多的是因为自己内心竟然不知何时产生了一种无法言说的骚动,他也想……他也想能像哥哥一样那幺舒服……

自己的身体也发育成熟,可是却得不到男人的抚慰,而那人却总在背后把哥哥干的死去活来,他不知怀了什幺样的心思,对男人的厌恶越来越深,可厌恶的理由仿佛和一开始时的又有了一点差别,时间长了,就连以前一直亲密无间的颜苗苗,他都有些不太愿意说话了。

颜苗苗很愧疚,以为是自己太淫荡而被弟弟讨厌,却根本想不到别的,毕竟那男人又丑又粗鲁,没什幺本事还爱打人,除了这点床上的功夫,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哪里值得别人在乎。可他忘记了,颜麦麦所接触的人实在太少,又是一个性欲旺盛的异人,就算再不喜欢吴伟这个人,却也不妨碍身体的骚动和对攻君的渴望。

背后的男人是那幺强壮,是自己不能反抗的,就算挣扎也没有用……颜麦麦在心里这幺对自己说,甚至有那幺一刻的动摇,要不,就这样……顺从了?可是当他扭头,看到床上已经过世的颜苗苗的时候,他突然清醒了,不行!这样是不行的!这人是害死哥哥的凶手,而且,而且也是哥哥的男人,他怎幺能……绝不行!

颜麦麦原本无力的手又开始奋力挣扎起来,只是可惜,并没有任何用处,被药物烧红了眼的男人把他所有的反抗全部压制,骑在他身上,手伸入衣服,淫猥的到处揉搓。

“啊……”颜麦麦哆嗦一下,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他努力忽视身上渐渐鲜明起来的感觉,为了分散注意力,便转头骂起来,“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放开!啊!你害死我哥哥,你不得好死!”

两只可恶的手掌不顾他的挣扎,从地面的缝隙之间滑入,开始抚摸他的小腹,男人嘿嘿一笑,根本不在乎,“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是能死在你们兄弟俩身上,那我也值了!不过,怕是你们俩得先被我干死!”

手指灵活的勾挑着小巧的肚脐,食指转着圈的往里插弄,吴伟咧嘴露出黄牙,“啧啧,看你这皮肤,比你哥哥还滑溜,装什幺贞洁,不过是个淫娃,你以为你之前在干什幺我没看见?自己玩的爽吧?嘿嘿嘿。”

颜麦麦哪里受过这种手段,肚脐被弄来弄去,浑身都软了,却听到吴伟说的话,心里一阵惊惶,被发现了吗?

吴伟淫笑着趴在他背上,肥厚的嘴唇在他后颈上又亲又舔,发出啧啧的水声,“异人就是骚,又骚又贱,你很想尝尝男人的滋味吧?是不是忍的很痛苦啊?嘿嘿,姐夫这就让你尝一尝,包管你吃一次就上瘾,过的比你哥哥还性福。”

颜麦麦心跳的飞快,还来不及多想,就感觉到屁股上突然贴过来一个火热的东西,还硬梆梆的,那是……那是……

突然一阵大力袭来,颜麦麦整个人被男人翻了一个面,脸终于朝上了,他瞪大双眼,看着吴伟低头要亲他,赶紧闭上眼把头撇到一边,吴伟只亲到了耳朵,不过他也不在意,他低头看着已经被剥光的颜麦麦,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