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佳人茵茵 第一章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模特儿茵茵这个浓艳打扮的美女,是位绝色佳人,165的身高配上一张搽满脂粉的娇媚脸孔,一对令人销魂的水汪汪大眼,玫瑰红的艳丽眼彩上是二道弯弯的柳眉,高隆的琼鼻倍增其美艳,还有不时浮现的迷人小酒窝,加上抹了深红色唇膏的香艳小嘴,娇艳欲滴和羊脂般的肌肤及自然流露出高贵优雅的迷人神态。

茵茵平时的彩妆用品都是极高档的,她总爱化艳丽的彩妆,浓脂艳抹,用厚厚的雪白粉底及香粉、美胭脂、艳口红,用深红色唇膏作眼影,喜欢用戏剧化妆用的深红色油彩作口红,因为它够香艳,化妆淫艳妓女,美如舞台小姐。天下的男人有谁能不对她动心不想占为己有。

我经常为她买脂粉口红、唇彩和深红色大红色的戏剧化妆油彩。茵茵和我作爱时总是特别是喜欢用深红色的戏剧化妆油彩抹在嘴唇上作口红,抹得又厚又艳,当着我面前用舌尖舔来舔去。她爱在乳房喷淋香水和搽脂粉,并在乳头上搽满口红甚至大红色的戏剧化妆油彩塞进我的嘴巴,让我含弄和舔吃上面的脂粉口红。阴户上也要搽满脂粉,涂抹口红和香艳的唇彩甚至油彩供我舔吃吻弄。

我也极喜欢吃她的脂粉口红,有一次,她抹口红涂唇彩后舔过柑子含在嘴里喂给我吃。我们吃五个柑子竟吃了她一枝口红,最后她竟在嘴唇、舌尖涂满深红色的化妆唇彩再含着一片片柑子和我接吻喂给我,这是世界上最香艳的美食。

记得有一次,茵茵演出,她邀请我去看。我到了后台的化妆室,浓烈的脂粉香气扑鼻,舒服极了。在化妆桌上,全是高级化妆品,包括香水、化妆水、美容膏、胭脂、口红、香粉、粉底、粉饼、眼影、腮红、唇彩、油彩等。一个漂亮的模特都在浓脂艳抹,好象要把所有这些香艳的化妆品都抹在脸上。

茵茵正在画口红,不时用舌头舔一下嘴唇上的艳丽口红,她脸上的脂粉又厚又香、口红又浓又艳、眼影和指甲红得发紫,美艳非常,当时我真想和她疯狂接吻再干她。我闻着特别浓烈的香水脂粉口红味,下面硬起来了,肉棒坚硬如铁,赶紧跑到卫生间搽弄肉棒,让其射出浓浓的精液。

我回到化妆室,看到发型师正为茵茵弄发型,我也看得出,这个发型师库下面也是鼓鼓涨的,不时用硬帮帮的家伙顶一下茵茵的后面。

在演出过程中,我看着舞台上浓艳化妆的模特,肉棒坚硬如铁。

记得还有一次演出中,茵茵化妆成一个美艳的东洋艺妓。

提起日本的美艳艺妓,便想到一群打扮花枝招展的妓女在自己雪白的脸上画上口红唇彩、眼影、上彩妆。艺妓是一些极为浓妆艳抹的美女,她们画上又厚又艳脂粉口红,脸蛋打上雪白的粉底,颈部和肩背也是又香又白,小嘴上的口红艳得发紫,这是漂亮的艺妓妆。日本艺妓那别具一格的化妆,那高高的发鬏,那优美的舞姿,那端庄的仪态总给人一种神秘、庄严的感觉。

我从资料中知道,日本妓女的历史也很悠久,在中国的清朝时,便已是“自长崎神户大阪横滨以至东西两京,妓馆林立。虽偏邑小县,呼妓侑觞,无不立至。花为世界,玉作精神,固烟月之作坊,风流之薮泽也”。其中最为有名的,为东京妓,分为色艺两种。色妓便是陪客人睡觉,而艺妓则擅长歌舞,或陪酒,可以在客人的宴席上弹唱助兴,但不得陪睡,如有违犯这一规矩的,则要罚款。色妓芳源最多,艺妓多在柳桥新桥,门前桂一个红灯作为标志。你看,窗台边有美艳的艺妓向你招手,抛媚眼呢!

我有一次出差日本横滨,当天夜里,我在祗园沿街闲逛了,我看到艺妓馆的门上都挂着一个小牌子,上写:只对会员开放。一个寻常的外国人想迈进艺妓馆的门坎比登天还难。透过小窗,可以听得见艺妓馆里酒意微醺的男人的说话声、年轻女人的浅吟低唱和她们轻轻的笑声。不过,她们的歌声在我这个不懂日语的外国人听来好像猫叫一样刺激神经。

在厚重的脂粉下,穿着华丽和服满身香水脂粉香的艺妓们,梳着高髻,露出一段上了雪白粉底和香粉的雪颈,还有那美丽的肩背,配上用艳红色油彩画出的小嘴巴,虽然明知是刻意,却仍有种说不出的魅力,尤其是当她们竭心尽力地服侍男人时。

我和日本朋友到了艺妓馆,门打开了,一个十八九岁的打扮得极为美艳的艺妓走出门来,她一身浓浓的香水脂粉味,香艳的脸画得特别白,妆上得很重,口红画得极为艳丽,露出一段上了雪白粉底的雪颈,好像是要参加化装舞会的那种画法。她迈着小碎步,不时对偶尔经过的路人投去招徕的微笑,她把我们带进艺妓馆。

我紧张兴奋得如同第一次赴约会,到了艺妓馆的晚会上,客人和其它艺妓都已经到了,里面浓烈的香水脂粉香扑鼻,艺妓们个个无比香艳。按规矩,艺妓们跪着把隔扇门拉开,冲着客人们优雅地鞠躬示意。这一点我做到了。极为美艳艺妓用京都口音嘟哝了一句“欢迎光临!”

听说一个艺妓学徒的全部行头有的达10公斤重。高高耸立在后脑上的盘头很重,压得头直往后仰。和服的袖子长长的,如果不掖好,会拖拉到地上。艺妓们还要穿一种重心在脚后跟上的木屐,如果像欧洲人那样迈步,必然要把鼻子摔烂。

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艺妓们应该上身挺直跪在地板上(其实臀部是压在脚后跟上的),对客人微笑(但不能张嘴),姿态优雅地给客人斟酒。一个年长的很有经验的艺妓弹起一种日本特有的乐器开始唱歌,我立刻感到浑身发痒,想歇斯底里地大叫--日本音乐简直让我快发疯了。两个艺妓学徒手舞着扇子在不大的舞台上开始跳传统的日本舞,看了这舞蹈,人们才能理解什么叫极其雅致细腻的礼仪姿势和极慢的转身动作。

正常的话,和艺妓是不能有一夜情的,除非你愿意做个赞助人,甘愿负担艺妓的开支,而且不允许按次付费。和艺妓动手动脚也许会遭到她们半真半假的责骂。日本人花很多钱去找艺妓主要为了聊聊天,他们想寻求一种亲密关系,想得到更隐秘、更细致、更原汁原味的男女情爱。在他们看来,艺妓就像是他们的心理医生,她们让人赏心悦目。一个有经验的艺妓是很会说话,很会看眼色的,她们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知道什么话题能让客人感兴趣。

再说回茵茵的艺妓化妆。我被带到模特们专用的化妆间,我看到了茵茵,她和我说了几句后,便去化妆。

两个浓脂艳抹的年轻美女让茵茵坐到一面大镜子前,镜子前的桌子摆满香水、化妆水、美容膏、胭脂、香粉、粉底、粉饼、眼影、腮红、口红、唇彩和化妆油彩等高级化妆品,我看到茵茵闭上眼睛。

化妆师是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美女,她也是脂粉厚口红艳。她先在茵茵头上脸上喷了很浓香味的香水,又抹了化妆水,然后在茵茵脸上抹了一层粘粘的糨糊状的粉底,这种粉底膏是雪白的,香味也很浓。接着往这上面敷雪白色的香粉,她们非常用力地涂抹。

接下来是艺妓们特有的化妆程序:用粉刷把雪白粉底刷往茵茵的颈部,还有那美丽的肩背,再重新涂脸,然后再扑上香粉。那妆艳丽得会让人完全失去自我,之所以画得那么浓重主要是妆艳客人喜欢,漂亮的化妆师和女孩子们在茵茵的脸上起劲地忙活了半个小时。

茵茵被画成了艳丽的美女,脸白得让瓷器也会自愧弗如。相形之下,由于没有平时抹的眼影,茵茵的眼白反倒显得不怎么了。她的性感的嘴唇也被涂上深红色的油彩,只在上面画了一个艳艳的樱桃口。海明威把日本艺妓的嘴唇比做白雪上的一点血,看来是非常到位的比喻。

艺妓们还要注意的是笑不露齿,因为无论牙齿怎么白,和脸的白比起来都相形见绌,一旦大笑,牙齿露出来,显得有点黄,就大煞风景了。所以艺妓学徒们含蓄、神秘、优雅地微笑时,如同蒙娜莉萨一样只牵动嘴角的一点肌肉。而且,笑时,羞怯地用手掩住嘴是最经典的。

画完脸,化妆师让茵茵自己在胸部扑过香粉。然后茵茵去趟洗手间,一旦穿上和服后去方便一下都不太容易了。只有经验丰富的艺妓才能在穿着和服的情况下完成这本来很轻松的日常小事。因此艺妓们为了省事,都不穿内裤。茵茵本来引以为骄傲的身高、纤细的腰肢和健美的大腿都不符合日本美人的标准。和服宽宽的腰带在身上缠了好几圈,目的就是要把女人的“凹凸”都抹掉。

接下来是梳头,为了把假发戴上,她们往茵茵的发根注入发蜡,然后浇上一种很香的发胶。接着把假发低低地扣到我头上,直到额头,固定假发用了不知道多少发簪、发卡,还有其它东西。发型弄好后,她们在上面又喷上香味极浓的香水。

接着,化妆师再为茵茵的雪白脸蛋和脖子上再扑了香粉,又再画口红,力求化妆得更香艳一点。

看着茵茵被抹得脂粉厚口红艳,我的肉棒硬到了极点,在茵茵转过来对我微笑时,我竟射出浓浓的精液。

演出后,我对她说:“我太喜欢你的美艳艺妓化妆,能够为我保留吗!”

她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换上她包里带来的衣群,和我上了出租车,回到她的公寓。

进了房间,我看着茵茵浓艳香艳美艳的艺妓化妆,立刻扑了过去,把她抱起来疯狂接吻,从脸蛋、眼睛、脖子、后背吻到乳房,最后是艳唇。

“让我补补妆吧!”茵茵把我推开,全身脱光,在镜子前坐下,直往脸上、脖子和乳房上扑香粉,又重新画了口红。

我把她抱上床,那里有雪白的粉底和香粉便往那里狂吻,那里有脂粉口红就往那里舔弄,我不时为她涂脂抹粉搽口红再接吻。

接吻舔弄了半个多小时后,我将我那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顶到茵茵的阴户,然后使力地推了进去。就这样,我的肉棒已经滑进了她的美丽阴户,舌头也滑进她的艳口中。

“用力地插茵茵吧!”茵茵说。

我就像疯了一样狠狠地抽插茵茵的肉穴,口红也不时进出她的艳嘴抹弄,又和她疯狂接吻,她感觉到有一个高潮在体内逐渐形成。

那真是奇妙!茵茵从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中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天地。

茵茵的爱液不断地往外泄,好似大浪一般,一波又一波!肉棒都拼命地往茵茵洞里插,我以又快又重的方式插刺着茵茵,看着我的肉棒在茵茵的肉缝中进进出出。

而茵茵只是处于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茵茵的阴道抽慉着,茵茵的爱液潺潺地流出。

“茵茵……茵茵……我要射了……”我喘息着说。

“射吧,射在茵茵里头吧!”茵茵从痉栾的脸上挤出这句话。我也达到我的极限。

我开始一种又迅捷又猛力的冲撞,将我俩胀大而扭曲的肉棒毫不留情地刺入茵茵体内。

茵茵感觉到我的精液淹没了她的阴户,而且也察觉到我的肉棒在阴道中膨胀的程度,茵茵知道我正在喷射!这一波又一波的兴奋终于全部结合在一起而在一次中爆发了!一次又一次更用力地泄出茵茵的爱液。而性兴奋也一次一次的更剧烈。

茵茵用双手环住我的颈部,茵茵的双乳紧紧地贴住我强壮的身驱,当然,我从没停止肉棒的推挤运动,更疯狂和她接吻,茵茵的爱液更没有一刻停止外泄。

我的肉棒滑了出来,茵茵伸出手抓住肉棒的茎部,然后在上面倒了大量香粉,又不停套弄着它,上上下下,不久,又硬起来了。茵茵张开搽满口红的艳唇把它含起来,让龟头沾满口红,并用舌头不停舔弄。那真是个巨大的肉棒,茵茵将大部份的龟头塞入自己的嘴巴内,并且尽茵茵所能地去吸吮它。茵茵低呼了一声,当我在茵茵的口中进进出出时,茵茵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潮,然后我又射了!我的精液尝起来是那么的美好,茵茵持续着吸吮它,并且大口地吞落。

喔!那滚烫而浓冽的精液呀!我射出了很多的量,而想到这个就令茵茵的性致更高了,茵茵不知道自己究竟泄了多少次。

我躺在床上看着茵茵在旁边往脸部扑香粉搽胭脂和涂口红,肉棒又树了起来。我的手移上茵茵的胸部且抚弄茵茵的双乳。

前弯玉体下沈,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我伸手将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茵茵这时就像是母猴树般,两手紧搂着我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我的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我的身上,又粗长的鸡巴,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小穴中,我健壮的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哥哥……这一种姿势……插死妹妹了……哼……顶……哦……鸡巴……喔……喔……”原来就欲火高张的茵茵,在被我特别的姿势和强壮的鸡巴,刺激的欲情泛滥,肥大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摆着,由于茵茵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沈,使得归投重重的顶入子供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茵茵舒服……美喔……快……快……茵茵快忍不住了……哼……?……”我看茵茵要泄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茵茵的身上,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唔……好大鸡巴……亲丈夫……茵茵……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茵茵了……啊!……啊!……”

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茵茵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发凌乱,粉脸不的扭摆着,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欲飘飘,魂飞九天。

突然……“哎……哥哥……哼……唔……茵茵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伴随着尖锐的叫声,我受到又浓又烫的精所刺激,我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了几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直射在茵茵的穴心深处。

“喔……老公……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一阵激荡过后,两人皆已经疲倦不堪,经过一番清理之后,两人就一起进入梦乡。

第二天晚上茵茵还是艺妓的化妆。她告诉我,艺妓的发型、使用的粉底、胭脂、口红化妆,打扮,和服的装扮,都很有学问。还告诉我日本艺妓圈里的各种生态,像“水扬”──艺妓的初夜权──等等的竞价过程,都极富心机地经过种种安排,好让人像掀起祇园那些静谧房间的厚重门帘,透过小缝,静静地得到类似偷窥的满足感。

进了后台的化妆间,美艳艺妓茵茵教我坐在她的身后,离她有一臂远,我只能从化妆台的镜中看见她的脸。她象昨天一样,先在脸蛋和脖子上打了厚厚的又香又白的粉底,再扑香粉。她雪白的脸蛋配上艳丽的口红,实在漂亮。

正在化妆成美艳艺妓的茵茵转过身去重新对着镜子,打开一只盛着雪白粉底霜的瓶子。那是极贵的东西,茵茵在脸部、眼圈上和嘴边涂了一大团。然后,她又用化妆海绵擦在脸上,后来又擦在脖子上和胸上。她数次用一块布来擦干净双手,然后在粉底霜倒了点香水,再用一把化妆刷子再去搅和化妆品。接着她就用它来涂她的脸和脖子,只留出眼睛以及鼻子、嘴唇,美艳艺妓化妆就这个样子。

后来,茵茵又蘸湿了几把小刷子,来补填眼睛以及鼻子、嘴唇。这样子,她是一头栽进了一只香粉缸。她的整张脸煞白,像妖怪。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对她又妒忌,又羡慕,男人们便会陶醉于这张香艳的脸。

这会儿,茵茵蘸湿了玫瑰红的胭脂,擦在刷子上,呈现出红色,来抹她的双颊。我在艺妓馆里,已经第二次见到过化过妆的美艳艺妓;只要不被认为是无礼,我就偷偷地看她。我注意到她染颊的颜色是常常不同的,这要看配什么色的和服。美艳艺妓比旁人更爱用红色来衬底。

茵茵使用了刷子之后,还没有眉毛同嘴唇。这会儿,她像是戴着一副希奇古怪的白色面具,这还不够,她还请化妆师替她刷白她的后颈。

化妆师在美艳艺妓的后颈上涂了个名叫“三条腿”的图样。这是一个戏剧性的图画,使你感觉到仿佛你是在瞧着白色围栏有几处逐渐变细的地方裸露着未上妆的皮肤。我明白了这对男人所引起的色欲效果;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像是女人捂着脸偷偷从指缝中窥视男人。事实上,艺妓沿着发根留下一圈光皮肤,使她的化妆更显出是人工加上去的,更像演摊戏时都必须戴上面具。当一个男人坐在艺妓身旁,见到她的化妆就像是戴着面具,就更加急不可耐地想往下见到她的真皮肤。

化妆师为美艳艺妓茵茵在画眉毛和上睫毛膏,然后画口红。她先用口红笔画唇线,然后直接用口红抹嘴唇,深红色的唇膏抹得嘴唇又香又艳,最后她还用口红笔沾深红色的油彩画上去。

茵茵正站在一个可以照出全身的大镜子旁边,化妆师帮美艳艺妓穿上她华丽的和服。

美艳艺妓茵茵走出化妆间,穿戴好衬袍,有个带子系紧在腰围。此外,茵茵已穿上了一双白袜,我们称之为布袜,袜底沿边有舒适的贴边。你会觉得再多的钱也不能造成这么一个光彩夺人的女人。

留下来的事就是最后补一点化妆品以及头发上的装饰。美艳艺妓茵茵跪在梳妆台前,拿出一个细巧的盒,内中装有涂唇的深红色唇膏。她用一把口红笔把唇膏抹在唇上。

一般艺妓的时尚是只涂下唇不涂上唇,使得下唇显得更加丰满。所以,大多数艺妓都喜欢这种噘嘴的形状,比较像一朵紫罗兰花,美艳艺妓的化妆正是如此。但有些艺妓喜欢把嘴唇涂得更圆些,把上下嘴唇都涂上艳丽的口红唇彩,甚至用化妆油彩作口红,她的嘴使人看起来就像是两片鲜花,更性感,正是各有所爱。

茵茵的嘴唇是现代性感小姐的画法。雪白色的脸蛋和艳红的唇彩化妆引起各种奇思遐想,如果一名脂粉厚口红艳的漂亮艺妓和你在一起肯定是最香艳的。

现在,美艳艺妓茵茵对着镜子用眉笔画她的眉毛。画出来的眉毛是一种可爱的柔和的灰色。下一步,她挑出几种发饰,包括一块玳瑁,一只不平常的珍珠簪。她插上这些发饰之后,往后颈上扑一些香粉。她还把一把折扇插在饰带上,一块手绢塞进右手袖筒里。这之后,她转过身子来对着我。她的脸上仍带着那种似笑不笑的微笑。此时,甚至连化妆师也惊叹美艳艺妓是多么的迷人了。

茵茵终于穿着华丽的奶色和服,下摆有水纹图案。我转过身来,她缓缓地走到桌边,她啜了一口茶,茶杯上也沾满口红,然后她递了过来。我对着她的口红印喝了一口,真香!

她重新搽口红,脸部化妆完成后,化妆师为她着上长袖的和服,穿上长木靴,又去表演了。

演出结束后,我又到了后台,茵茵说不卸妆了。她告诉我,为了洗掉脸上的妆,要用了大半瓶洁面乳;为了洗掉头发上的发蜡,差不多用了一整瓶的洗发香波。茵茵对还我说,“你住得比较远,不如今晚到我那里!”我当然很高兴的点头答应。

不料,一起演出的其她四位美艳模特齐声说要一同前往。茵茵想不到其她四位美女也要去,但又不好反对。

我对几位美女说:“我也非常欢迎,但我有一个条件,因为我很喜欢你们演出的化妆,我想多看,所以不准你们卸妆!”到了茵茵的住处,四位小姐在厅里补妆和看电视,我和茵茵进房间……

房间里,我先去洗澡,茵茵在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补妆,她在雪白的艺妓化妆基础上,在打过雪白粉底的脸蛋上玫瑰红的胭脂,深红色的油彩抹出美艳的眼影,大红色的油彩抹出艳丽的口红,化的是浓艳的戏剧小姐妆。这种艺妓和戏剧小姐妆相结合的彩妆更为香艳。

我洗完澡出来时,她还在用深红色的油彩搽口红,我抱起她接吻,疯狂舔吃她嘴上的香艳口红。

我把茵茵抱到床上,她摆动着小腿,纤细的足裸、粉嫩的指尖轻轻的挑动着。她用手撩了撩鬓发,嫣然道:“你不动,难道我还不够香艳动人?”

“你国色天香,令人入眼即醉,只是我还想细看。”

茵茵轻笑道:“咯……咯……”随着笑声,胸前双乳抖个不停,红嫩的乳尖微向上翘。

茵茵轻移莲步,走到我身前,伸出纤纤玉指探往我的下身,轻轻捏住已勃发的肉棒,我呼吸渐急,高大的身子轻轻的发颤,茵茵仰起脸和我接吻起来。

茵茵一手搓揉着肉棒,一手抚弄双乳,茵茵秀美的脖子、光滑的脊背以及下面的圆润的臀部、深深的臀沟,无一不美到极致,不愧是香艳的尤物。

茵茵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我抱着她柔若无骨的胴体,她身体开始慢慢摇摆,双手时而滑向胸膛、时而抚弄修长的大腿,腕上的银铃轻脆的响着,宛若为她那迷人的姿态伴音一般,声音忽快忽慢,随着铃声的节奏,胴体如流动的音调,毫无瑕疵的两条玉腿时而闭合、时而叉开,腿根处两片红嫩的蚌肉似也在诱人,开开合合,里面已有了晶莹的淫液。我沈浸在声与色的空间里,似已忘了一切……

茵茵见我已现迷失之色,越发晃动起来,两个圆翘的乳头更现红嫩,在玉手的捻弄下,妖媚的呻吟:“嗯!、嗯!、嗯!……”旋又转过身体,丰润的臀肉正对我的面前,在弯腰的瞬间,臀缝的花蕾吞吞吐吐,似吃东西一般,四面的铜镜里都是她那舞动的手,扭摆的腰,圆翘的臀,柔软而修长的大腿……

我被这香艳的空间包围,胯下肉棒如枪一般笔直的挺立着,一阵浓浓的脂粉口红香吹扑而来,我伸出双臂去揽住茵茵的纤腰,肉棒挺往她的小腹。

茵茵让我躺在床上,十指纤纤捏住肉棒,来回的搓揉着,媚眼对我道:“如此巨大的肉棒,很少看到,你与我共登仙境吧!”说完,叉开双腿,骑上我小腹,上身趴在我身上,胸前双乳磨擦着我的下巴,小腹紧贴我的胸膛,来回的滑动着。这种香艳的动作使我更添欲火,抬脸寻茵茵的乳头,茵茵左摇右摆,躲避着我嘴的攻击,我追得更急了。

茵茵浪笑道:“咯咯,如此可感到舒服?”“茵茵,我……我要……”“咯咯……你是在求我吗?咯咯……”“请,快点……”茵茵双手按住我的肩膀,轻抬粉臀,往后一顶,小穴便套住肉棒,肉棒已被穴肉包紧,就连马眼、龟颈亦被里紧,已和茵茵结成一体,“咯咯……”

舒爽之感传遍全身,茵茵粉臀抛送,肉棒亦跟着动,竟无一毫分离,抬高之时拉起我的下体、下落之时撞向床铺,我竟无力控制,不禁暗暗小心。茵茵小穴如手一般,时而抓耍、时而扭弄,腕上银铃随着两人的身体而“叮呤叮呤”地响个不停。

茵茵喘息连连:“你的……肉棒又粗又大……噢……顶死人家了,我要……受不住了!噢、噢……”“茵茵的……哦……小穴又紧又妙,我恐怕要……要……”“这滋味……噢……你……可曾尝过?噢……”“茵茵……哦……哦……再扭……哦……”“我亦要……到了!好人……好大的枪……噢……”

茵茵舞动小穴,夹、搓、捻,我只觉肉棒传来极度刺激,茵茵眯着凤眼,娇喘连连:“大肉棒……我要丢了……噢……”见我已现疲态,拉起我,玉手放在我的身后,捻弄精门,要让我快泄出来。

我则捏着她的圆臀,屏神静气,肉棒爆涨,茵茵开始乱摆起来:“噢……你的……枪……枪……”小穴被肉棒撑住,下身被我控制了。”茵茵,如此快活吗?”“快……活……小穴爽……爽极了……够了……”我拍打着她的脊背,肉枪往上频顶。“噢……你……我的……丈夫……好人,别再折磨我了!噢……噢……”

一阵狂摆,我按住茵茵的臀部,提身跃起,在空中干了起来,“好亲人……噢……我的好郎君……我服了……噢……饶了……我吧!噢……”我不理会茵茵的叫声,仍然狂插着:“现在茵茵……爽了吗?……哦……好浪……哦……”茵茵已无力挣扎:“好丈夫……我真的服了……噢……放……我……下来吧,噢噢……”我急速落在床上,茵茵的小穴被肉棒一顶,大叫起来:“啊!……啊!……我不行了……”瘫软在我身上。

良久,茵茵枕着我的胳膊,翻身跨上我的身体,轻摆玉臀。我道:“你难道还……”话未说完,茵茵已坐了下去。

茵茵去洗头洗澡了,她不让我跟进去。为了洗掉头发上的发蜡,真的用了一整瓶的洗发香波,但她只洗头洗上身和下身,没有洗去脸上的彩妆。

茵茵洗头洗澡出来,发现我不在,忽然从隔壁房里传出一阵阵娇哼浪叫的声音,偏巧我的房门竟然没有紧闭,一道光线从房里透出来,茵茵忍不住朝内一望,乖乖!真是不同凡响的新奇景象。

只见四个如花似玉浓脂艳抹的美少女,全都一丝不挂,赤裸裸地或坐或躺在房间的大床上,这四个正是和她演出后一起来的美艳少女。茵茵发现我也是一样赤裸裸地躺在大床中央,我下体那根肉棒粗大无比,硬挺挺地翘着像个纪念塔般。

其中一个非常艳丽的长发少女正骑马般地跨坐我身上,狠命地将自己的红嫩穴上下不停地含着那支大肉棒填塞套弄,她淫媚的眸子瞇成一条线,露出一付极其淫浪的形态,向我直抛媚眼,她白嫩的粉颊透出几许晕红,额头上浮现朵朵汗珠,艳红的樱桃小嘴微吐着馨香,嘘嘘地娇哼着:“喔……嗯!嗯!……好棒……唔唔……好痒……啊!……啊!……舒服死了……”真是淫荡毕露。

另一个美女看起来纤细文静,她坐在床头,把两条修长的大腿八字分开,让那小嫩穴张得大大的,让我用我长毛的手在她穴里掘呀掘地,挖扣得那少女娇躯乱颤,那粉红色的浪肉被我抠挖得流出片片春津浪水,少女樱红的嘴里也不时:“喔……喔……啧……啧……”地浪哼着。

我的头上还蹲坐着一个特别骚浪的女人,把她那水淋淋的浪穴对着我的嘴,让我伸出肥大的舌头没命地舔着,那舌头不断伸缩在她嫩穴里穿梭来回,直舔弄得那少女好不舒服,淫精浪水直流,弄得我满脸都湿答答地,却又好不快活,那少女尝尽甜头,白嫩屁股上下挺摆个不停,两挺结实有弹性的玉乳更是摇晃得令人眼花撩乱,嘴里还配合着抽送恣情地浪叫着。

最后一个美少女,皮肤十分白晰但脸上还是脂粉厚口红艳,那乳房也是搽满脂粉口红。这时她伫在床边,抱着我的左手忘情地在自己阴户上乱摩着,我也不望为她服务,将食指和中指伸进她粉红的穴肉间挖弄,直捣得她情不自禁地流出腻腻的淫水,弄得我的手指都湿滑滑地。美女酥美地轻喘娇哼着,忍不住抱着我结实的臂膀亲吻着。

茵茵看得出了神,几乎忘了原先的疲倦,心里痒痒的更加舍不得走开,忍不住想把这场好戏看完。这时四个少女都舒服爽美极了,每个人都恣情地浪叫着。

“啊!……啊!……大情人……你的……大肉棒好粗……好棒……干得嫩穴……酥美极了……唔唔……好美……喔……喔……嗯!嗯!……”“哎唷……亲亲……你的舌尖好灵活喔……小嫩穴……让你舔得……酥麻极了……”“唉呀……你的手抠着我的穴心子了……好丈夫……喔……你挑着我的穴花儿了……”那倒浇蜡烛的美艳少女,这时将那根大肉棒全套吃进她的嫩穴里头,让那坚硕的龟头顶着她的花心,一幌一幌地磨辗着,磨得她丝丝酥麻爽美,骚水也潺潺地向外直流,流满我那长满阴毛的小腹。

那个让我舔穴的少女,也流出了许多的淫水,让我咕噜咕噜地吞咽了许多。同样地,我两手挖扣的小嫩穴也泄出骚水,流得我的首长和指头全都湿漉漉的。

这番美景弄得我春情荡漾,一只手忍不住滑进湿濡的内裤里,将食指插进热烫温润的穴缝里,真是舒服极了,浑身一阵酥麻,不由得泄出一道热融融的春水。于是,我就一边看着我们的表演,一边将食指在嫩穴里抽送起来。

在我的轮番干、舔、挖扣、磨弄之下,那四个少女都尝到了无比舒服的美味,每个人都从第一种淫水,一直流尽了第三种淫水,又丢了朵朵浪精,才酥麻畅美娇软无力地安睡在我的怀里。

茵茵感到一种怀念的高度快感如潮水般涌进心头,阴道里颤抖不已,果然浑身一阵热烫难受,一股骚热淫美的浪精泄了出来。

茵茵拖着更加疲倦的身子回到房里时,感到无比的空虚沮丧,那穴缝里如同泪滴。坐在化妆桌前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补妆,满脑子都是我那根红胀粗长大肉棒的影子。

茵茵实在无法抗拒那挑逗性的诱惑,疯狂的在搽口红,两只手又不由自主轮流地在湿濡的阴户里挖扣捣弄着,弄得那红艳艳的小嫩穴骚水淋漓,噢!我的手又在敏感娇挺的乳房上尽情地爱抚着,揉得浑身光滑玉嫩的肌肤都涂满了我热情饥渴的淫水。

光是这样子一个人手淫是永远无法消减心底的强烈欲火的。她需要我,想象我挺着那根粗长壮硕的大肉棒,雄猛的精力狠狠地干自己、插自己,让自己恣情地再浪泄出淫淫的春精。

肉棒是那样地大,那样地粗壮有力,茵茵要肉棒狠狠地干她,当着其她四个少女的面前狠狠地干自己,让我也变成她们的一员,让我也变成我的禁脔。茵茵心底闪起这个念头,怎么样也挥不去,抵挡不住嫩穴里那股润润热烫的冲动。

“噢……噢……我好痒……小嫩穴里头……痒死了……大肉棒……请快来干我……插我……”茵茵再也按耐不住了!

茵茵芳心雀跃,恨不得跳起舞来,春心激荡下小嫩穴里似乎又开始流水了,她回房间用纸巾把其搽干净。

茵茵压抑着心里的兴奋,再偷偷地探头一望,房里已恢复了平静,那四个少女似乎已经睡了,只有满脸口红印的我在整理衣服准备离开。

茵茵急忙回房间装睡。我再去洗了澡,但舍不得洗去脸上和嘴唇上的口红,我回带床上和茵茵深深因吻后仰卧呼呼地沈睡了。

茵茵看见我刚才威猛雄伟无比的大肉棒,现在像只小羔羊般温驯地躺在黑茸茸地毛丛中,那小家伙虽然已经垂下,但还是如此美,圆润的大龟头还是红红地胀着,马眼上还留着发亮的口红印,激起她心里重重爱怜。

于是,茵茵不顾一切地将那根肉棒托起,在上面喷香水和扑香粉,轻轻地抚慰着它,然后张开搽满口红的小嘴将那大龟头一口含住。接着,她又舔、又吸、又轻轻地咬着,无微不至地爱抚着这根宝贝,只觉得子宫里面阵阵兴奋酥美,淫淫的浪水直流着。

突地,那根肉棒如铁棒般地硬胀起来,将茵茵的小嘴塞得满满的,那龟头顶着我的喉咙,几乎将我噎死。茵茵连忙将它吐出,一看:乖乖!那家伙几乎有二十多公分长,没想到才一会儿时间它就胀得如此巨大,整根大肉棒像神殿的巨柱般昂然挺立着,上面布满着一条条浮雕似的青筋。

茵茵忍不住握紧它一面套弄,一面又放在嘴里含吮起来,我那可爱的龟头这时胀得又大又圆,红得发亮。茵茵不停地挑逗爱抚着,弄得我在睡梦中也轻轻地梦呓着。接着,茵茵促狭地用舌尖舔挖着我的马眼,弄得我激起性欲浑身哆嗦,泄出了一股白色的液滴。这阵突如其来的性欲,刺激得我从睡梦中醒来,我张开眼睛看见茵茵。

茵茵不由自主地走到我面前,她就拉着我睡袍的腰带,将她的衣服打开,茵茵里面一件衣服也没穿,甚至连内裤也没有,赤裸裸地呈献在我面前。我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她那白玉般的娇躯,接着又伸出手来,抚摸着她一身的细白嫩肉。茵茵的肌肤是那样姣美而高贵,高耸的乳峰柔软光滑搽满脂粉,圆嫩紧绷的屁股白里透红,修长的双腿又是如此地皎洁匀称。

我不停地爱抚着浓脂艳抹的茵茵,逗弄得她白嫩酥胸娇挺挺地起伏着,脸密红晕诱人如花赛玉,这时我抚柔着茵茵的大腿,她两条大腿内侧早就被源源流出的淫水湿透了!

这时茵茵春心荡漾,嫩穴里的淫水流得更多,我顺着那股津流往上溯源,一直摸到她那两瓣粉红色的穴肉儿。茵茵可爱的阴唇花瓣娇艳欲滴地颤抖着,欢迎娇客的拜访,那红红的小嫩穴里早已流水泛滥地渴望着情人的眷顾……

“你真美……连身体也是这般娇艳动人……我又想干你了……想不到现在……”茵茵身上散发出一种特别的带脂粉口红香气的骚淫味,加上房里弥漫着香水脂粉口红和精液与淫水的味道,令我几乎融化在茵茵的舌尖里,我全身舒坦清爽极了,好像漂浮在云端。

这时,茵茵仰卧着,我也是光溜溜地仰躺在茵茵的身上,那根粗长极了的大肉棒夹在她的大腿间,热烫烫地贴着她的肌肤,逗弄得她心里又痒又舒服的。我的手揉着茵茵的酥胸,握着两团白嫩娇挺的乳房直捏揉着,一会儿又将头从她腋窝下钻过来,含着搽满脂粉口红红艳欲滴的乳头不停地吸吮,又轻轻地咬弄。

茵茵浪美地直哼淫着,把浪穴贴着那根红热的铁棒磨辗着,那挺肉棒又硬又胀,烫得她浑身发浪酥美不支,忙伸出玉手将大肉棒靠在水汪汪的肉缝上套弄,直磨得嫩穴里骚痒得要命,一股股春溶淫津源源流溢,把那大肉棒都弄得湿濡不堪。

我被茵茵爱抚得舒服极了,两手环抱着她,不断地亲着茵茵的脸颊舔吃上面的脂粉口红说道:“哦……真美……真舒服……小宝贝……我们一起来享受快乐的时刻吧……”茵茵嫩穴里痒死了,“嗯!嗯!……唔唔……”地哼着,巴不得我立刻干进去。于是,我一翻身把茵茵压在床上,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小嫩穴……我的大肉棒要进攻了……”我的大龟头对准了茵茵的嫩穴口,顶在水淋淋的阴唇花瓣间,用力一挺便塞入一大截,茵茵直是舒服极了。

“啊!……哎唷……轻点……要干得猛点……”茵茵轻轻地娇吟着,淫荡的屁股却忍不住向上迎合。

“小嫩穴……舒服呀……你的浪穴舒服啊!”说着搂着她的细腰,屁股一挺猛干起来,直干得她淫水飞溅,一连干了二十多下,说道:“宝贝……我最爱压浪肉了……你一身粉嫩嫩细致的白肉,我干起来最痛快,最爽,最喜欢不过了……小骚穴……你可要好好抬架啊!……”说着又是一阵勇猛快速的干顶。

“嗯!……嗯!……啊!啊!……噢……唔……亲达达……来吧……你尽管来吧……”茵茵舒畅无比地浪叫着,淫荡地挑逗着我。

我又干了几十下却把大肉棒拔出来,将大龟头在浪穴口磨擦着,弄得茵茵浪穴酸酥麻痒骚水直滴,嗯!哼地浪叫求饶,我狂笑了一声,大肉棒一挺,滋!地神力一插,立刻全根干入,茵茵浑身一阵酸麻,啊!这大肉棒的滋味真令人吃不消。

我又嗯!哼一声,将肉棒尽根没入,直抵着茵茵脆嫩嫩的穴心儿,干得茵茵丝丝酸麻又说不出的舒服!

茵茵轻轻地将粉白的屁股扭摆起来,迎合着我的抽送。这时我一下下地干顶着嫩穴,还不时磨辗着穴心,干得我好不痛快,茵茵也是爽快舒服极了。

“啊!啊!……好棒的大肉棒喔!”茵茵禁不住地浪叫着:“啊!……亲亲……我的达达,会干穴的好爱人……嫩穴……美死了……嗯!……唔……好舒服……嗯!……哼……哼……”我见茵茵淫荡爽美地浪叫着,更加得意地挺将大龟头上勾下抵,不停地顶撞着雪柔的花心儿,大肉棒在茵茵娇嫩的穴肉壁上磨擦着,爽得她浪美的娇躯危颤颤地抖动着。

“哎唷……痒……痒死了……救命的丈夫……好哥哥……快别磨了……用力干……干死我吧……小浪穴……需要你……大肉棒……重重地干插……嗳……嗯!嗯!……用力……干……”这时茵茵高高地翘起修美的双腿,两手搂着爱人的脖子,屁股挺摆的更加厉害,穴心子也配合着龟头的搓揉一阵阵地收缩着。茵茵被我夹得酥麻极了,连打了几个哆嗦。

“啊!……好爽……嫩穴宝贝……你果然真有两套……我也被你……弄得舒服极了……真是爽快……呜……喔……宝贝……我要猛干了……好……”我狂叫了声“好”后,加猛速度飞快地干送起来,一下下结实地插进子宫,那两粒硬胀的卵蛋敲打着茵茵的屁股,还不时撞着我屁眼,弄得她浑身舒服地淫浪着:“唔唔……啊!……啊!……真美……爱人……你干得我……真是美极了……嗯!嗯!……噢……小嫩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哎唷……痛快死了……”“唷……喔……喔……大肉棒达达……你……可真会插……每下都让我……发……浪……啊!……啊!……酸麻……舒服死了……啊!……亲哥哥……我好爱你……爱死你喔……”茵茵越淫叫越加骚浪,玉体也更淫荡地挺动着,粉颊泛起了两朵娇红云霞,真是娇艳动人,水幽幽的双眸传递着淫荡不已的神情,更勾得我性欲激昂,浑身精力爆发出来。

那挺大肉棒硬胀地撑开红艳艳的穴肉,穿梭干插着嫩穴,直干得茵茵娇哭微泣,嘴里发浪似地淫浪着:“唔嗯!……天啊!……宝贝……心心……舒服死了……亲丈夫……嫩穴美死了……啊!啊!……好爱人……好达达……妹让你干得……好酥麻……爽美……嗯!嗯!……喔……干……死……嫩穴了……”这时,我在茵茵淫浪娇媚神情的诱惑及阵阵娇声浪叫的双重刺激下,也忍不住酥麻麻地达到高潮,猛烈地把热烫硬胀的肉棒直顶入,那鸡蛋般的大龟头更是抵着娇嫩的花心,使劲地磨辗着穴心子,磨得我又酸又酥,麻美舒服不已地直叫着:“啊!唷……我……忍不住了……啊!……呀……嫩穴……要丢……丢了……快……亲达达……狠狠……地干……啊!……磨得……好美……啊!……丢了……丢死了……唔……唔……喔噢……”“啊!……啊!……小嫩穴……宝贝……我也要……射精了……亲爱的……让我……陪你……一起……畅快地……泄吧……”茵茵的阴道肉壁紧紧地收缩,一股股浓烫的淫水浪精从子宫里喷出,直泄在大龟头上,喷得我的浑身哆嗦,大肉棒狠狠地抽送一阵之后,猛力地干进子宫里,紧接着大龟头也将热辣辣浓稠的精液一阵阵地射进子宫深处。啊!爽死我了……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