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浅出 第六十二章 为了变成更好的我们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对她忽然之间的粘人表现,让陆行觉得十分的满意。

看来这趟旅行也没白来,起码夏寒更加习惯自己这个男朋友的存在。

等两个人到艾薇所在的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的时候。

陆行没打算下车,隻攥著手机,一边给艾薇发消息,一边对夏寒说著:“我让她下来见一面就好。”

“其实不用著急,你跟她慢慢聊就好。”

陆行看了夏寒一眼,还没出声说话,就听著微信语音通话的提示音响起。

他收了注意力,按下接通键,又点了扩音,说著:“酒店出来正对面的停车场,我车就停在那边,你出来我就可以看到你。”

“房间号都发给你了,竟然不上来坐坐,非要我下去走一趟去接你?这次跟之前都不一样,我爸也说了,这次得找到你,就算你不去参加大赛,也得去露个脸,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特地跑这一趟?”

艾薇的嗓音很好听,哪怕她现在说话的口气明显的带著愠怒感,可那轻灵的感觉让人觉得她一定是那种让人没办法生气的长相。

夏寒有些好奇这个艾薇到底长什么样。

陆行没吭声,像是不太喜欢她的念叨,直接将这通电话给挂断了。

他双眉蹙的极紧,周身的气压显得很低,夏寒没见过陆行这么不悦的模样,连温柔都在变得渐冷。

大概是感觉到了身侧的目光凝聚,他面上凝重的表情才舒松下来,转手将她的手攥在掌心内,大拇指指腹蹭著她的手背在那边把玩著。

等了不过两分锺的时间,看到有个女人从酒店大门走出来,朝著停车场这边张望著。

她穿的有些单薄,身上一件藕色丝质的吊带裙,外面套著一件浅灰色长款海马毛的开衫毛衣,小腿是光著的,脚上就套著酒店的拖鞋,两隻手紧紧的环抱著自己取暖著,视线到处扫过后,落定在他们的车这边。

这女人是美的,她还没靠近,夏寒就感觉到了她周身萦绕的那股高傲气质,仿佛万人宠爱的公主,等著被人瞻仰献殷勤。

她的眼神清冷又带著一股淡淡的不屑,但都是针对她在刻意的散发,在对上陆行的时候,分明就看出她整个人都变柔了。

陆行没松开她的手,也一直坐在车内没动过,在看著艾薇找不到人的时候,才将手探出车窗外衝著她摇了摇而已。

艾薇站在半摇下的车窗前,视线淡淡的扫过夏寒后,就一脸倔强的看著陆行,说著:“上去聊,还是要我站在这里吹著冷风跟你僵著?我又不会吃了你。”

“回去的飞机定了吗?什么时候走?”

“你跟我一起回去?这次我跟你说过,麦德大师的展区就在你旁边那块区域,你就算不参加比赛,也不去做评委,这脸还是要露一下的,你知道每年新崛起的那些新秀有多少,你要是再不出现,你的存在都要被人忘了,现在大家还捧著你,但背后已经有人说了你太轻狂了,年纪轻又不懂得谦虚……”

“如果去了,不参加比赛又怎么说的过去,这么多年没露脸,一去就当评委,更会让人不服吧,什么都不做,隻去一个个展,都是一些陈年旧作,又怎么拿得出手。”

“那就参加比赛啊,每年都发邀请函过来,前面都随了你了,你看过我联系过你追问你在什么地方过吗?你看我爸命令你回去过吗?你不想参加,我们就都帮你打发掉了,但你不是已经可以拍了吗?你发给我的那张照片,看起来明明是可以的啊。”

“你觉得光靠著那样的照片,可以拿个名次下来?”

艾薇沉默了,一脸被陆行气得不轻的样子。

夏寒的视线在两个人之间徘徊著,一直都没吭声,很显然,现在的沉默都表明陆行现在拍出来的照片确实还差了那么点,可夏寒明明觉得他拍的照片都那么的美,实在难以想象,到底要拍成什么样子才能叫做好看。

陆行抓著她的手一直没松开,现在还稍稍用力的攥紧几分,像是在从她身上汲取著勇气似的。

她赶紧的将另一隻手朝著他的手背覆去,看著陆行瞥眸朝著自己扫了一眼,接著,将发冷的态度变得柔和下来,衝著她又抿出了一抹微笑。

“要不,你还是先上车聊吧,外面风吹得太冷了。”

夏寒看著艾薇脖子上都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紧竖,冻得鼻头都有些发冷。

她是想缓和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却隻换来了艾薇的冷眸扫视,最后,听著她丢下一句,说著:“要聊去房里坐著慢慢说,在车里算哪门子事,撇去大赛的事情不说,今年过年,我爸想见你一面,他病了,上个月刚做完手术,上个星期刚出院回家休养。”

说完话,她转身就这么离开了,连头也没回一下。

陆行一直看著她进酒店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说著:“我跟老师学摄影的这些年,他都把我当成儿子一样在照看,除去专业知识,其他很多的事情和道理,都是他在教我的。”

“恩,陆行,去坐下好好聊聊吧,其实我之前也想问你,为什么不去再参加一下那个比赛。我有想过,你可能现在真的没有灵感拍出可以让你满意的照片,我也想过,可能是因为你已经到达过这个高度,很清楚按照现在的水平没办法超越过去,所以在没有决定的自信心和把握之前,是不会打算去参加比赛的,是吗?”

夏寒说著话,低头扣著他食指上戴著的那枚戒指在那里转著把玩著。

陆行垂眸盯著她不安分的手,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但是,我觉得你拍的照片是真的很好看,我虽然不懂里面的门道,但是我刚刚才想到,陆行,你第一次参加摄影比赛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你当时就很有把握自己绝对会得奖吗?后面参加的几次比赛,也都预见了自己会得奖的结果吗?万一后来参赛的时候,你名次没那么好,那会怎么办?拍了那么多好看的照片,不是得给别人看看,让别人透过你的照片知道你这双眼睛曾经看到过怎样的风景的吗?”

夏寒悠悠的说著话,听著她慢吞吞的说话语调,让陆行的心情也没有那么的烦躁。

他好像总能在夏寒身上找到能让自己变得沉淀下来的感觉,放松的,舒心的,就好像乡间那股沁人心脾的新鲜空气。

听著她说出最后一句话,他忽的想起了自己决定学习摄影的那瞬间。

那个时候,他到处旅游走走停停,朋友间多的都是对他这种生活羡慕的人,大家都羡慕他去了那些他们梦想著要去一次的地方,每当他出去,都会有人问他,那里美吗?那里怎么样?

他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到过的地方,拍下来,分享给他的好友,将自己看到过的那些风景,通过社交网络传送给现在没办法来这里的好友们。

后来,他觉得光靠著手机没办法将自己见到的那股美感记录下来,就换了相机,再后来,就拜了老师开始正式学习摄影,一直到现在。

这才是他想要拍照的初衷啊,哪里是什么缺少了生活气息,人烟气息的原因。

他现在每次拿起相机,光想著达到自己的完美境界,都忘了有些人根本就看不懂完美的分界线在哪里,他们只要看到能不能触动到他们的照片而已,所谓的完美,不过是对于他们这种懂行的人的技巧形容而已。

“我陪你一起去吧,艾薇刚才说的那个什么麦德大师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好像这次你不去真的会可惜的。”

她忽的想起了自己还没跟陆行说的事,挺直了一些后背脊,又说著:“原本你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的,不是吗?我还没跟你说吧,可能年后,我也会离开老家,之前公司的同事给我来电话说她也离职了,有份销售的工作要介绍给我,让我年后跟著一起去看看,我想去试试,如果这份工作可以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在来家附近找新工作了。”

夏寒其实还没决定这么快定下来,因为陆行,她更加偏向还是留在老家,因为想跟他呆在一起。

可现在看来,要让陆行往更好的地方去,她要做的就是不让自己先被束缚在这里,再用自己来牵製陆行。

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要往更完美的方向去发展,要是因为相处而变得越来越差劲,那在一起又是为了什么?

陆行没想到夏寒已经有所打算。

他看著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眸子专注的在盯著他看著,心里竟然产生了动摇。

或许就跟夏寒说的那样,自己不该继续逃避下去,他的照片完美不完美,这并不是他来决定的事情,而是要让看这张照片的人来决定的。

可是,他跟夏寒才交往,就要分开了?

“你这是又要穿上裤子不认人?我养得起你,夏寒。”

“哦,我喜欢自己的钱和你的钱都握在手里,只有你的钱的话,我觉得没什么安全感,不过,陆行,那你还续租吗?你的房子到四月就到期了,时间过得很快的,再没过两个月就到了。”

“回去把卡给你,你自己算里面的钱够租多久。”

陆行这话一出,夏寒捏著他手指的力度倏的一紧。

她知道,陆行这是决定了,会去那个摄影大赛看看,去见见艾薇说的那个什么麦德大师,去看看他的老师。

不过,他这一走,什么时候会回来?还是说,不会回来了?

夏寒心里没底,可前面劝说他离开的话,还是自己提出来的,现在这么快就后悔,是不是有些太自私了。

她抿了抿唇,将心底翻涌的那股不舍感压下,刚低下头,不想陆行看出自己其实有点后悔了,听著他问著:“具体的我跟艾薇会再聊,现在准备去参赛的话,也不确定能不能准备出一张我觉得可以的照片,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跟你那个同事面试工作?夏寒,你要跟我一起走吗?跟我去见见我的老师,带你去摄影大赛那边逛逛,现在去办护照应该来得及,等年后再做个签证就好。”

陆行其实在那一瞬间,是想将夏寒的照片投放出去的,在他看来,她的每张照片都那么的动人。

但出于专业角度来说,这些照片还是他收著自己欣赏比较好,只有那张她在浴室裸著的照片是可以拿出去一些的,不过,他不希望夏寒的身子被其他人看到,所以,还是算了。

他有更好的主意要去做,就算不去参加大赛,那个摄影展确实也要去一趟,这都是夏寒给了他启发。

夏寒没想到他会邀请自己跟他一起去。

震惊了一下,心头就跟著激动起来,但很快,她又用力的摇了摇头。

“等我办完护照办完签证,都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反正你会回来的吧?我等你回来不行吗?”

她没有这么多钱买机票跟陆行出去,她也不想一直用陆行的钱。

她也在试探陆行,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就要到此为止了。

夏寒眼睛闪烁的厉害,她根本就藏不住什么心事,特别是惶恐不安的时候,每次那个表情就好像是下雨天被人遗弃在外面的流浪猫似的,看的陆行感觉心疼到都要柔化了。

他凑身上前吻了她的额头,又吻了她的鼻尖,最后落在她的唇上,充满了深情。

“你是想我去还是不想我去?你用这样的表情看著我,我怎么舍得离开呢?为什么会觉得我不会回来了,房子都租了,钱都给了,我又不是冤大头,就这样不会来住了,倒是你,要是确定在那里工作了,是不是又要搬走了,不回来了?”

夏寒被他的吻抚顺了毛,心又变得平静下来,她和他贴著额头,呼出的鼻息相互交缠著,轻声的说著:“大概吧,不过我不是还没确定下来,就算我到时候决定留在那边工作,等你回来了,我一定会立马来找你的。”

“你果真是穿上裤子就不认人。”

明明,她才是那个让人担心会拍拍屁股就跑了的啊,还做出这么怕他不会回来的表情。

————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