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浅出 第六十章 等你给我正名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夏寒想要回应一下,可又不知道自己此时该说些什么。

她不知道陆行经历过这么多事。

她想象过关于陆行的一切,但就是没想过会有这样的过去发生在他身上。

她搭放在他身上的手也跟著用力收紧了些,将两个人的身子牢牢的贴紧,直接用行动将自己的安抚做出来。

陆行的手抚过她的发丝,最后挑了一小撮在那边绕著指关节把玩著,两个人沉默著,听著手机外放的音乐声在放假内荡漾开,困意开始渐渐席卷而来。

他听著夏寒平缓的呼吸声,感受著自己彻底归于平和的心境。

“夏寒?”

“恩……”她嘤咛著,一听就让人知道她已经变得彻底迷糊。

“要睡了?”

“恩。”尾音下沉了些,听起来比刚才回答的要更加清晰点。

“那早点睡,明天我带你出海钓鱼,我们去吃海鲜。”

陆行在昏暗中,双眸奕奕有神的看著正前方,等了片刻,都没听到夏寒传来回应声,这才将自己的眼眸子磕闭,准备陷入沉睡当中。

在印象里,夏寒是觉得自己已经出声回答了陆行了,大概她自己都没发现,她只是心里哼出了声,人早已经迷迷糊糊又睡去了。

或许是因为睡前跟陆行聊了两个人过往的事情,这一觉,从头到尾让她都在做梦当中。

她梦到了爸爸妈妈带著她和奶奶一起出去旅行,又梦到了她在旅行中撞见了陆行,被他拉扯著不断拍照,拍到后来,陆行带著她去了一个原始森林,在那里,除了树和动物,就只有他和她。

夏寒就觉得陆行那照相机的镜头越来越具有穿透力,从那边透出来的聚焦感,让她感觉如芒背刺的。

她不想被拍了,可他还是一直揪著她不肯放,所以夏寒就朝著森林深处跑啊跑,跑到最后,从梦中醒来了。

原来都是在做梦,明明感觉才刚刚闭上眼睛,怎么一下子天就亮了?

夏寒揉著酸涩的眼睛,脑袋里的混沌感还没完全消退,鼻尖已经被陆行给掐了一把。

“你梦到什么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做梦?”

夏寒哑著嗓音回著话,被陆行掰扯著又揽到怀里抱定,她又揉了揉眼睛后抬起脸,看著他眼带笑意的盯著自己看著。

“一大清早的,你就在那边笑,我刚开始还以为你这么早醒来在玩手机,叫了你几声都没回应,把你翻过来,看你还睡著,这么不安分,动不动就开始往旁边滚,我要不是一直盯著你,你都不知道摔下床多少次了。”

“瞎扯,陆行,你这人睁著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怎么越来越厉害了,我睡觉可安分著,也绝对不会说梦话的。”

“我拍下来的,要放给你看看吗?”

陆行笑眯眯的说著话,已经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了。

他说话的语气越是淡然,神态放的越是柔和,就让人越觉得危险。

果然,就在这里等著她,竟然还拍了视频!

他这人也太危险了吧,今天晚上她一定要另外再开一个房间自己睡觉才可以。

夏寒怒瞪著他,趁著他将手机锁屏打开,立马就伸手去抢下来,准备率先将那视频给删除。

可相册里左翻右翻,都没找到什么视频的存在,只有那些他拍出来的绝美风景照。

“骗你的,不过,你真的笑了很久,你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我出去旅游了,然后跟你巧遇了,你非抓著我拍照,一直跟我说,笑一下,笑得灿烂点,这样拍起来比较好看,所以我就一直在那边笑,笑的快累死了。”

夏寒翻著他手机内的那些照片,每一张都那么好看,光是看到照片,就引起她想去这个地方看看的憧憬。

他明明拍的那么好看,依旧那么厉害,怎么会说拍不出好照片,没有灵感呢。

夏寒拧著眉,将举著手机的手放下,一对上陆行的那张脸,眉眼皱的就更紧了。

她的睡衣,已经被推到肚脐眼上方,他的手,已经托著下胸围将她浑圆的乳房给捏住,在那边轻揉著,指尖偶尔撩拨过乳尖,刺激著让乳头变得硬挺。

这样再继续下去,她就要有感觉了,现在就已经觉得浑身的血气开始在渐渐的往下身游荡蓄积,阴唇有点开始发涨。

“陆行。”

“你说,我听著。”

他将被她压在脖子下的手臂抽出,上半身俯在她的身上,身子往被窝内缩了缩。

睡衣已经被推到锁骨位置,他一低头,就准确无误的含住了乳尖,舌头用力的舔舐过乳头,又绕著这么一小点打圈环绕,用力吮吸著在拉扯著。

夏寒想要摆脱陆行,身子难受的扭著,曲起两条腿蹭著床单在那边踩过,可最终还是没把他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给推开。

“陆行,你说最近可以不用做的,现在是早上,还要出去玩呢。”

“恩,不做。”

他闷声说著话,抬起一些脑袋,看著被自己吮吸到颜色加深的乳头,白嫩嫩的乳尖位置,还有自己刚才浅浅的咬痕存在,低头又用力的吸了一口。

“啊!”

夏寒轻呼出声,软腰向上拱起,明显感觉内裤中心已经有些湿润的感觉在传来。

“好了,不做,起来吧,今天带你出海钓鱼,早上我已经预定好行程了。”

陆行起身的时候,发硬的鸡巴还故意的蹭著她的大腿顶了两下,引得她私处一阵的收缩。

她还以为陆行没那么轻易的放过她,毕竟那肉棒还那么的硬,不软下去的话,他也会很难受的吧,但他竟然真的说起来就起来了!

夏寒总觉得自己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感在盘旋,一个人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发著呆,花了一段时间将起来的性趣压下,这才磨蹭著起了身,趁著陆行换衣服的空挡,赶紧的去卫生间内将自己浸湿的内裤给擦拭干净。

等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已经是近乎中午的时候。

陆行带著夏寒开车来到海边,上了联系过的那条渔船,听著轰轰的渔船发动机的声音,一起出海去进行捕鱼。

海水不是想象中的蓝色,而是犯著浑浊的黄。

所谓的海钓,也不是想象中坐在私人游艇上抛竿的那种高逼格,顶多是扯著一根鱼线在那边小小的娱乐一番。

不过夏寒还是很享受这一切的安排,毕竟这里是在黄梅岛,这里就是这样的。

夏寒一路都表现的兴致很高,连晚餐也吃了很多。

可等回到酒店之后,她倒下的让陆行也有点猝不及防。

大概是因为今天在船上海风吹多了,等回到酒店坐了一会儿后,夏寒就开始隐隐的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发疼,太阳穴那边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引得她脑袋都觉得嗡嗡嗡的。

往床上躺了一会儿,又感觉好像是因为吃多了,撑的她总感觉有些想吐。

这越想,就越觉得胃里有些翻滚,直到最后,没撑住,真的是把晚餐吃的东西全部都吐了一干二净,把陆行都给吓坏了,赶紧的带著她挂了急诊去看病。

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最后隻得出了夏寒大概是水土不服引起的问题,开了点药又回了酒店。

原本,两个人都以为睡一觉之后会好一些,结果,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夏寒例假来了。

她的头疼还没完全消下,小腹又因为来例假有坠疼感,让她看起来面色更加苍白犯虚。

原本说好的旅行,结果,两个人就出来玩了两天,接下来的时间就都陪著夏寒在酒店里面养身子了。

等到夏寒感觉差不多了,气血也恢复了,已经是到了退房的时间。

陆行原本是打算再续订几天,带著夏寒再好好逛逛的,却被她拒绝了。

夏寒是想哭,自己咬著牙,拎著仅剩的存款跟陆行出来培养感情的,结果,到最后,玩没怎么玩,反倒是把钱都花在了看病上了。

看著收拾好的行李,她除了叹气,也不知道还能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了。

夏寒扫了一圈房间,拎著两个人的行李,拿上房卡下楼办理了退房手续,随后坐在酒店大堂等著陆行回来找自己。

刚才,他忽然之间就说要出去买点东西回来,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夏寒在等陆行回来的时候,将这几天的花销都算了一下,然后AA转帐给了陆行,刚想再问问陆行什么时候回来,就先接到了公司前同事打开的微信语音通话。

她犹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夏寒,你找到新工作了吗?”

“还没,准备年后去找。”

“你回老家了?我今天辞职了,正准备回家过年,等过完年后,准备去当售楼销售员,你要跟我一起去做吗?这工作是我一个学姐介绍的,绝对靠谱,现在房子都挺好卖的,他们总公司今年有新的楼盘准备在进行开发了,卖出一套房的话,你可以拿很多提成的,你不是缺钱吗?我跟我学姐说想再多带一个人,她答应了的,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你不是工作还没找到,你可以试试的。”

夏寒确实有点在愁年后要找什么新工作,没想到现在竟然有工作介绍给她。

自从遇见陆行之后,她真的感觉自己哪里都变得顺利起来了。

“夏寒,再一周就过年了,过完年你什么时候回来?找个时间,我先带你去看看,你要是觉得可以,就跟我一起在那边做,怎么样?”

“我……我先想想,到时候跟你说,等过完年再约时间我来见你。”

夏寒原本是想一口应下的,可她转眼想到了陆行。

如果她确定要离开这里出去工作,那陆行呢?他要在这里租到房子到期再离开,还是准备在这里续租下去了?

夏寒不想跟他分开的太远,她还是有点怕,如果自己跟陆行分开,是不是就随著距离问题,感情也要慢慢变淡了。

她抬起脸,下意识的找寻著陆行的身影,想要看到他出现在面前。

视线晃过,还真的看到他从门口往里面走来,心脏一惊,她赶紧的说著:“我现在有点事,下次再跟你聊,年后我会跟你约时间来找你的。”

匆忙说完,她赶紧挂断的微信电话,喊著:“陆行!”

听到夏寒的声,陆行大步往前衝的步子一顿,转身一眼就看到了她站在沙发前在等著自己。

他唇角上扬,带起一抹微笑,大步走到她面前,看到放在一旁的行李,问著:“怎么不等我回来之后再退房?”

“反正快要退房时间,东西也不多,我就先拎下来了,你去买了什么?买到了吗?现在回家了?”

“买到了。”

陆行说著话,伸手从自己的外衣口袋摸出了一个盒子,打开是一条彩金项链,上面套著一枚戒指。

“上面的戒指可以拆下来,如果你想给我正名的话,就可以戴在你手上,不愿意太过张扬的话,可以当项链挂在脖子上。”

他其实很想将上面的项链给丢了,直接将戒指往她左手无名指上套去,但他还是忍下了这衝动。

他极努力的想表现出自己的决心来给夏寒看,但又怕她觉得自己有些太过于发展焦急,所以,只能做出这样进退都可行的方法来。

夏寒对这份礼物有些惊喜又感动,她还没做好该怎么接受的准备,陆行已经倾身朝著她靠来,将项链往她脖子上戴著。

他的食指上,套著跟项链上那枚戒指同款的情侣戒,听著他轻声的说著:“我趁你偷偷睡著的时候量了你的指围,绝对符合你的尺寸,配合你低调的行事作风,我就先套食指上,不知道的人也只是以为这是一个装饰戒而已,等你把戒指戴上手的时候,就是情侣戒了。”

“我才不想戴。”

她又嘴硬了,但行为举止已经更快的出卖了她。

陆行看著夏寒低头攥著项链在看著,满脸的喜欢,让他紧张的心也终于跟著松了一口气。

“对了,陆行,我想跟你说件事。”

夏寒原本想将刚才别人给她介绍工作的事情告诉陆行,但在她出声前,他率先抢声道:“我有事先问你,你给我解释清楚。”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